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正文

【摆渡】初雪(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下雪了!

这是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暮色中,那些六瓣精灵们懒洋洋地旋转着从天空飘落,绕过城市的霓虹,落到房子上、树上、车上、行人身上,试图强行让整个喧嚣的世界安静下来。

但是孑然一身站在一家奶茶店门口的春晓,胸腔内砰砰跳动的一颗心,却怎么也不肯安静下来。

一个小时前,她刚刚和高中同学沈柯怡结束语音通话,她们这通电话本来是聊别的事的,但不知怎的就把话题拐到了秦牧身上!沈科怡说秦牧好像被保研到一所很厉害的学校。

春晓已经很久没听到过秦牧的消息了,乍一听到关于他的好消息,不自觉地就扬起唇角,嘴上、心里都替他开心,满心地希望那么美好的人一切都顺顺利利。

“老实告诉我,你那时真没喜欢过他?”沈柯怡刚在电话里又问过这个她几年前就问过一次的问题。

面对这个猝不及防的提问,春晓的回答仍然和上次一样的不走心,“当然不会了!我高中可没喜欢过人”然后就是快速地转移话题。

然而,嘴上说着没喜欢过那人的这姑娘,挂完电话后只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翻出微信里那个很早以前就被她屏蔽掉的号码,打开了那人的朋友圈。

他最近的一条状态就是保研的录取通知照片,配文:路漫漫,继续求索。

他总是那么阳光、优秀!春晓不禁在心里感慨。她稍微失神了一会儿,便继续往下翻那没有设置展示期限的状态条,直翻到他一年前的一条状态才停下来。看着那条状态,春晓愣住了,那赫然的配图,那情绪复杂的简短文案,都让她心头一窒。

那配图上的,可不就是她高三时送他的那个吉他包?春晓还再三放大图片确认过,包上面佩戴着的那枚徽章,是当年流行的表情包模样,淡粉色底深粉色字,大大的“lucky”字样,是她送之前别上去的!

春晓静静地望着对面几家琴行,那里传来各种叮叮铮铮的琴声,门口不时有家长带着年幼的孩子进出,但是鲜有少年男女的影子,更不可能有当年的她和他。“今天我也摔倒了”,春晓不断回味着这句话。她刚才就是看到这句没头没脑的配文,心脏瞬间被击中,眼眶又热又酸的她,冲动地拦了一辆的士,跳上车只让师傅随便找家琴行,仿佛她的那一腔新涌起的热血,只有找到那个影子才能平息下来。

那是高二那年吧,也是个寒冷的周末。

春晓上完吉他课,一个人低着头从那间商铺改造的琴室狭窄的门走出来,心里一遍遍回想着刚学的《天空之城》的忧伤旋律。不知为何,这首曲子竟让她更清晰地想起了她妹妹夏嫣的小脸,而她的心也在那一刻起,跟着屋外的天色慢慢昏暗下去……

“同学,小心!”

那个话音还未落,春晓已经被自己撞到门的吉他连累得摔倒了,而且屁股还被吉他的面板边硌了一下,生疼生疼地。不知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心底长久的煎熬,春晓干脆坐在冷硬的地面上无声地掩面而泣。

看到摔倒女孩肩膀不停耸动,先前那个发声警告的男孩意识到了什么。他快步走到春晓面前蹲了下来,轻轻递上一张纸巾,温柔地问道:“你还好吧?是不是哪里伤着了?”

春晓只是低着头努力抑制自己崩溃的情绪,在听到琴房老师也出来询问的时候,她赶忙从男孩手里接过纸巾,胡乱地擦了脸,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匆忙地道了声“没事,谢谢!”便逃之夭夭了。男孩甚至都没看到春晓的脸,不过她的校牌倒是看清了,原来是同学,他们学校高二3班的。

那天晚上,春晓做了个梦,她又梦到她的小妹妹夏嫣在吃那碗该死的汤圆,妹妹还是被那颗汤圆卡住了喉咙,而爸妈还是不在身边!就在春晓看着越来越痛苦不堪的妹妹,却只能瞪大惊恐的眼睛而发不出任何声响时,妹妹突然把汤圆吐了出来,然后调皮地对她说:“姐姐,我逗你玩的,我好好的呢!姐姐不要再怕了。”梦中的春晓刚涌上虚惊一场的喜悦想扑过去抱住妹妹,她就不见了!

转瞬,场景又换成了妹妹的微型葬礼,春晓呆滞地站在墓地前,她没有眼泪,只有指甲嵌进手掌抠出的血,她很希望伤心欲绝的父母能打她骂她,可以让她流些眼泪。当她以为她会一直沉溺在那个可怕的漩涡里不断坠落的时候,缥缥缈缈传来一个温柔的男声:“同学,你没事吧?”

……

黑夜总会过去,黑夜里的悲伤却像侵入体肤的毒药一般难以拔除。

夜梦以外的春晓,多年以来把妹妹来不及实现的东西全都背负在自己稚嫩的肩膀上:她努力地学习,拼命地上兴趣班,在失去了一个孩子、心灵被重创的父母面前,极尽能事讨他们欢心,想让他们为她骄傲,想让他们有一天能忘却那个伤痛!

然而如此巨大的伤疤,哪里会那么容易愈合?他们家,很多时候都是互相小心翼翼地演着“戏”,以此来让彼此得到想象中的宽慰。

来自那个男孩的“你没事吧”,就像一粒鹅黄幼嫩的春芽,让少女苦寒的心地嗅到了一丝春天的温暖气息。春晓也没想到,这一丝的温暖在那次摔倒事件的一周后会有燎原的机会。

“袁春晓。”

那是个周五,放学后学校里已经没多少人了,春晓从教室出来,迎面一个同学走近时突然叫出了她的名字。

春晓的大眼睛里写满了迷茫,眼前的男同学她并不认识,但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识感。

他就站在春晓对面,眼神清亮,一对深深的酒窝里盛满认真又带点戏谑的笑意:“上周吉他教室门口,真的没摔伤吗?”

春晓总算知道这熟识感从哪里来了,这就是那个声音的主人。

但是少女身上那种奇怪的自尊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不自在,促使春晓只有冷淡的回复:“真的没事!谢谢你!”

男孩并没立刻走开,而是围着春晓绕了一圈,酒窝里还是满满的笑意,道:“嗯,好像是真的没事。是真的没事对吗?”

春晓就有点大声地说:“真的没事!不要再问了!”

男孩酒窝里的笑意始终没减,他耸耸肩又用那把春风化雨般的声音道:“不要生气,我开玩笑的,你没受伤就好。”

长大了好几岁的春晓,就站在已经铺了薄薄一层毛绒绒白雪的路边,眼含着热泪回味着那枚青涩的果子的酸甜滋味。

那个人就是一直那么真挚,而又温柔,她就是为此而心动的。

还记得快上高三的时候,她家终于因为一件事,彻底打破了那个笼罩他们家近十年的深霾:爸爸妈妈有一天拿着一张医院化验单郑重其事地对她说,她将再有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当妈妈泪流满面满怀期待地张开双臂的时候,春晓终于从她那迷惘的世界回过神来,她轻轻靠进妈妈的怀里,随后爸爸紧紧地抱住了她们母女,一家人的眼泪终于重新汇聚成一条充满希望的小河。

渐渐回归人生正轨的春晓,和同学们的关系也越发地融洽,她甚至有了几个不错的朋友,包括那个总是绽着一对酒窝出现的秦牧。只是,在她心里,秦牧始终是那个不同的,他是她的春风,她心里的白月光,这反倒让她总是不敢靠他太近。

高三的一个晚自习,经过忐忑而期待的一天,春晓课间时间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爸爸,得知妈妈终于生了,母子平安的时候,她激动地不顾别人的眼光又是哭又是笑,大声说:“我弟弟出生了!”同学们都赶来围观她弟弟的照片,纷纷夸她弟弟可爱。下了晚自习,秦牧来春晓他们班门口等他朋友大熊,看见春晓就和她打招呼:“听说你弟弟出生了?”春晓诧异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笑笑说是他朋友说的。

春晓记得那晚学校走廊上昏黄的灯,她甚至记得那温暖的光晕在秦牧脸上投射出的迷人光影。她跟着秦牧往门外挪了几步,她的兴奋劲儿还没过,忍不住对秦牧说:“他们都说我弟弟很可爱,我也这么觉得。”在相对的阴影里,她就听到秦牧那醇和的声音说出来的让她一辈子都难忘的话:“你弟弟肯定会很可爱,看你就知道,不过他再可爱,但我觉得你一定还是你们家最可爱的。”

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春晓真的很想再靠近他一点,可惜没多久他们就到毕业了。拍毕业照那天,秦牧特地找春晓要和她合影。他们肩膀靠得很近,春晓的胸腔里擂鼓似的,表情都不能很自然,但是接触到那双清亮的眼睛,再听到他真挚又轻柔的声音:“春晓,毕业快乐!以后要自信,要相信自己”的时候,她的脸上终于绽开了夏花般的笑容。

春晓站在渐渐被白色覆盖的街头,脸上重新绽开那年夏花般的笑容,几朵调皮的雪花跳到她脸上,瞬间被她脸上的温度融化,只剩下微不可察的水痕,慢慢浸入那再次泛起点点涟漪的心湖。

高中毕业的时候,春晓终于没有鼓起表白的勇气,她总是觉得自己有那么一段阴暗的经历,又不够漂亮也不够优秀,然而秦牧却是那么恰到好处的阳光和善良,她觉得她配不上他。之后,她强制自己告别这段青涩的暗恋,不再和秦牧联系,把有关他的一切封闭在一个秘密的世界里,小心翼翼珍藏着那个梦。

可是现在她发现,梦里那个人似乎一直在伸出手等着她。

她再往下翻秦牧的朋友圈时,在那条“我今天也摔倒了”之后没几天,他又发了一条:“等不到你”,并且这一条也许只能她看得见----沈柯怡说她看不到,春晓揣着狂跳的心问了另外一个同学,她也看不到!

“他等的是我吗?真的是我吗……”

春晓喃喃自语。她一会儿为貌似豁然开朗的境地欣然,一会儿又惆怅地想到这是一年前的消息了,如果秦牧等的那个“你”正是她,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错过他了?

春晓很想再打电话给沈柯怡,问问她现在该怎么办,但她最终放弃了这个明显要被打脸的计划,踌躇半晌,她终于决定勇敢、自信一回。

“嗨,秦牧,马上新年了,提前祝你新年愉快!”

消息发出大概十分钟,春晓收到了对方的回复:你这个人真的很过分。

春晓看着消息有些疑惑,他是怪我这几年屏蔽他不联系他,还是别的什么?正当她想发消息解释这几年不联系的原因并道歉的时候,一条长长的信息先跃进了聊天窗口。

“终于又让我重回光明了!在我心里藏了很久的一件事,终于有机会说出来了。春晓,我喜欢你,已经喜欢了五年了,在你屏蔽我拉黑我的这段时间里,也从没放下过,你的动态我都有通过大熊原封不动地了解。你不要紧张,我说出这些主要是因为憋得太久,当然我也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的可能性,我保证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爸爸和你弟弟,最喜欢你的男生就是我了。也许,我该排第一,全世界我最喜欢你!”

春晓的手在抖,几乎拿不住手机,她的脸颊也在发烫,身体轻飘飘的像要和雪花一起飞舞,她再也看不进也想不明白其它的句子,只有那句“我喜欢你,已经喜欢了五年”反反复复在眼前、在脑中萦绕。

还有秦牧的几条信息在进来,春晓终于冷静了一些,看到他解释这几年没主动联系是因为看了她的头像以为她已经有男友,看到他还在为自己的唐突向她道歉,看到他怕她误会他道德绑架,看到他担心自己不接受他,央求她拒绝的时候委婉一些……春晓的内心升起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巨大幸福感,她的眼睛一再地酸胀和湿润,又一再地被他乱七八糟的思绪引得破涕为笑!

春晓的心也很乱,所以她为了清楚地回应秦牧,放弃了文字输出,直接拨了那个存了很久没拨打过的电话号码。

“喂……”

“春晓……”

“秦牧,我想告诉你,我也喜欢你,我没有要拒绝,我也喜欢了你很久,这几年没联系是我的问题,这个我之后会和你解释,但是我真的喜欢你。”

电话那头短暂地沉默之后,传来他难以置信又抑制不住激动的声音:“你讲真的吗?你真的喜欢我?哈哈,我真的太太太开心了!那……我们要不要在一起?”

雪还在下,春晓却一点也不觉得寒冷,因为她的心里正流淌着天下最美妙的暖流。那些飞舞着的洁白,仿佛在为她奏着一曲轻快的情歌,又像一个个信使精灵一般,要把这个美好的消息带给全世界。春晓觉得这个初雪夜,将是照亮她人生未来的夜晚,也是她目前的人生中第二记忆最深的夜晚,而第一,是秦牧说她可爱照亮她过去的那个夜晚。

“当然,我们要在一起。”

(原创首发)

癫痫反复发作的原因有哪些呢
癫痫病重点医院
癫痫病初期发作症状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