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斩魂女乐视频 >> 正文

【碧海小说】断码爱情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曾子诺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因为是现在,如果换成是十年前,他可以选择。一年一年又一年,所谓伊人,在水之湄,再丁克就老大叔了。

爱情是白色的烦恼,它像一只白蝴蝶,在最不经意的时候飘落在寂寞中,令他没想到的是一朵美美的爱情之花竟在那雪白的世界中枯萎。偶尔总又会自问:

相信爱情吗?可我还是孑然一身。不相信总又秋波荡漾?为何还是这么多爱情在进行中。而我确确实实也被降临到,这虚无飘渺的情爱。有时真的很嫉妒,甚至是无聊的,像哈巴狗一样乞求着爱情的人也成了嫉妒的对象。

现在突然有这一档子事被他赶上了。但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夸张,才认识几天就喊上了,“老爹。”这种称谓既新鲜又别扭。很多事情他想来想去无终果,暗自发狠,叫喊几声:12345,死号码。他经常在烦闷时这样子,邱云燕听到了接下来说:6789拾,你完了。这种释放烦闷的方式是曾子诺的独门绝技,别人就是学去了也未必有效。

邱云燕要曾子诺答应做他的租用男友。要不是实在寂寞,加上又是邻近的老乡,曾子诺才没那么无聊。不过最重要的是曾子诺想从情爱里找出突破口,假戏真做,弄假成真。把男朋友叫做老爹是邱云燕的鬼,她在聊QQ时把老公两字打错了,觉得这挺好,就把它用在了曾子诺身上。先前听来,曾子诺想,感情是这鬼取笑自己找不到女朋友,但后来习惯了,听起来还蛮好,像亲人一样。但邱云燕这一招只是用来对付自己父母。

邱云燕的爸爸妈妈起先连上网也是控制她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屁孩子,花钱惯了不好。渐渐发现管不住,也就随她去了。因为在一起上班,总有些话对曾子诺倾诉。说她妈妈租下别人一幢楼管理,每个星期搞卫生都使唤她去。家里要洗的衣服全包了。

事情绝对不会平静到底。接下来,她迷上什么非主流歌曲,奇形怪状的发型,这下可不得了了,她这些都是从那个不务正业的表姐身上学的,换男朋发就像换发型,五颜六色的三天两头一换。本来没她爸爸妈妈想象的糟糕,一训导反提醒了似的,想出来这么一辙。

曾子诺是知道后果的。邱云燕的爸爸妈妈都来找他,扬言敢伤害邱云燕就要打死姓曾的。曾子诺高调复出,大呼爱情万万岁。曾子诺说,:“我一不偷二不抢三不骗。我光棍不怕痛。”邱云燕暗喜,算找对了人。

租用男友每天一份宵夜,不超过五块不低于两块,不占用对方正常时间和特殊时间。这个近似游戏的约定,到目前还是正常运作。对邱云燕的爸爸妈妈来说,几天就像跨时空的超长。心急如焚之下只能不间断侦探了起来。

邱云燕也不是要学坏,只是看不惯爸爸妈妈除了上班就是打麻将。这不要紧,反过来对她强调这个强调那个。她决心向爸爸妈妈宣战,不再接父母的电话,不交代外出和归返时间。邱云燕也觉察到了变化,这些天下来,打麻将少了,至少不是两个人齐刷刷上阵。表面上是平静的,只有在与人交谈时,会透露出几分对现状的不安。

曾子诺在厂里也算是个名人,在拍拖横行的青春里,重重留下过一笔。

那时候厂里效益好,招工都是挑三拣四,女工非靓妹不招,男工非人才不要,男才女貌,老板每年亲自请全体员工两次大派对。这就给曾子诺他们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想不谈情说爱都难。

曾子诺和同事阿生一起下班,忽然阿生往回走,说是落下眼镜了,回办公室拿眼镜。像这种乌龙事件是司空见惯了,也不免有点扫兴,却冥冥中有什么牵引着两个陌生的人相遇,相识,相爱。这一惊喜值得人们期待。

还是像往常一样,走到公司食堂。不知为何,竟然坐在了一位女工面前。只见女工虽然穿着工衣依然散发着一种迷人气质,曾子诺像被什么拉了一把,将火热的目光投向过去。

如此无理放肆的目光吻着女工,女工也不由沿着这目光寻它主人去,相遇,回避,曾子诺的心脏在此时一个停顿,仿佛要举行罢工,一切开始蕴含了美妙的味道。

正在此尴尬局面无法收回时,阿生到来。女工和曾子诺同时收回了目光,犹豫一下,一丝如荷花般清纯的笑容绽放在嘴角,高雅脱俗。曾子诺显然不是什么行动型男士,只看着人家走开了才心想,我悄悄的来,正如你悄悄的走了,未来是一个不可预测的幸福。

事情也真是巧,第二天又相遇了。缘份,第一时间在曾子诺脑海浮动起来。这时女工说话了:“这么巧,又看到你了!”他是品质部主管,谁都知道。曾子诺笑说:“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相遇两次的几率就算是千万分之一,而我们在一个厂是可能的。”他的意思想告诉人家,一个人和另一个人从来这个公司前相遇而后能走到一起,几率是十三亿分之一,出生以来相遇而后能走到一起,几率就是五十多亿分之一了。既然走到了一起就是注定的,这个暗示,也许对方一听便能明白过来。

曾子诺问女工,你叫什么?女工回答,田敏。

后面的日子就有意无意会凑到一起吃饭。这天是吃鸡腿,田敏对曾子诺说,这个你多吃有好处。曾子诺信口说,为了你,我把鸡毛吃掉也可以,全世界的鸡腿拿来我一概不拒。这就是后来传开的鸡腿誓词。当时真让人吃惊不小,包括他自己本人在内。

也许是这誓词的作用,也许不是,曾子诺和田敏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道美好的风景。

品质办公室和生产办公室相连,邱云燕是生产文员。邱云燕把曾子诺当男朋友一样,整天粘着他。曾子诺清楚,别人不晓得其中的秘密,戏还是要演下去。但也必须注意到影响,毕竟是上班时间,“有什么下班再说!”声音压得很低。这次邱云燕确实有事找他,就约了个时间,而后离开了。

邱云燕的同学从老家找来了,小伙子精神饱满,站在邱云燕和曾子诺前面。这是在一个公交的小站台上,来去的人多了,曾子诺有一种莫明的寂寞感涌上心来。他的思恋,他挥之不去的心事,他深切的悲伤,都源于两个字,田敏。原来失落的滋味像深夜随行的影子,既抹之不去又寂寞无声。

曾子诺这一微妙的变化被一边的邱云燕看出了苗头,竟然把手伸到曾子诺的肘部拉上了,真是吓人一大跳,曾子诺倒反应快,没有明显反对。这让邱云燕的同学脸色一阵难看,原本精神抖擞一个人,一路上再没了言语。

在饭馆吃过饭,同学就急急要走,邱云燕奇怪地问:“你不是要进我们厂吗?”同学苦笑一声,说:“吓,只是想过来看看!”曾子诺看到那表情,暗自有主意了。待人一走,他便说了,“你真笨,非得花钱租我这老大叔辈的人做男朋友,送上门的把人家吓走。”邱云燕用炽热的目光望着他说,“我觉得这样挺好。”“你不会假戏真做了吧?”曾子诺故此一问,也想试探口锋。“你怕了?”邱云燕反问。

邱云燕一本正经地说,我想聊聊再回去,离上班还个把小时呢!

曾子诺表面坦然,其实近十年了,他没有再拍过拖,那都是归于同样的一个中午。曾子诺同田敏相约去游泳场。去游泳场不是游泳,是为了看别人游泳。他俩走近游泳场,远远地看别人在池里玩,难说心里头没有几分羡慕。绕着围栏,有几个穿泳装的人从近处经过,说说笑笑,其中一个谈笑中把脸朝向了曾子诺,随即一股臭气就扑了过来。

“妈呀!谁要娶了她一辈子怎么过呀!”无意中的一句话,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田敏将头扭了过去。背过他,一个人走了。曾子诺不知所以然,以为她是累了,追赶过去。

曾子诺突然明白过来,田敏有狐臭自己是知道的,他这么说,田敏会怎么可想而知了。真是祸从口出,无论曾子诺怎么解释也徒劳了。田敏铁了心了,没多久,她便辞工了。

这近十年来,他从不甘心,把心底的寂寞都化作了无形的力量,工作得心应手。正是这样,情窦初开的邱云燕一直是找机会要接近他。

邱云燕把脸仰起,看着曾子诺,顿了一下问,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特委屈?曾子诺说,“老牛回头吃嫩草。”“巴不得!”邱云燕迎上话说。曾子诺暗喜,心想,爱情有戏了。但真的爱情来了反而适应不过来,“你不……不会来真的吧!”邱云燕肯定地眨了眨眼睛,没说话,手再次伸进曾子诺的肘弯里。

邱云燕这回可是真爱上了曾子诺,向爸爸妈妈摊了牌。爸爸妈妈坚决不同意,说不到一块儿,邱云燕只当打个招呼,该怎样还怎样。这让爸爸妈妈好一个伤心了。

这天曾子诺和邱云燕晚上又出云宵夜了。回来时,邱云燕把手机给曾子诺说:“你帮我保管一晚上,就当我陪了你。”顿一下子又说:“没有口袋不方便拿。”曾子诺收了起来,也就这样分开,回了各自的住处。

第二天,邱云燕没有来上班。中午下班后,曾子诺想去找她,一位租住在邱云燕旁边的工友碰了面说:“你的女朋友被她爸爸妈妈关在家里了。不让她见你呢!”曾子诺心一下子燥动了起来,直奔邱云燕租屋。

邱云燕听到曾子诺到了楼下来喊,从阳台探出头来。曾子诺挥了挥手中的手机,喊道:“你还是把手机拿上,有事好同我事先说说,不要让你爸爸妈妈生气。”“我没有。是他们知道我同你出去宵夜了,第二天就发现我的房门被锁了。”“啊?这样呀,那你就让他们再消消气,好好说吧!”曾子诺有意让她被关,看看她和自己到底是不是一时冲动。邱云燕看他要走的样子,叫喊着说:“等一下,我……”没说下去人就进了房内。

没过半刻,她抱着一团白白的东西,只听扑一声。整个人摔在了地上,一床被子压在上面。曾子诺大呼“燕儿,这是做什么?”扑身过去。只见她半清醒的说:“我们一起走,让他们管,小时候不管,现在管,他们凭什么?”曾子诺急得乱摸她的脚和身上多个部位,问:“哪里?哪里?快……走……去医院。”说着推开被子,吃力的抱起她。此时邱云燕已经没有了知觉。曾子诺打的送去了医院急救。

等进了急救室,赶紧打了个电话回公司,然后交了五千元押金。不到一小时,邱云燕的爸爸妈妈和亲人都赶过来了。

邱云燕竟然就这么死了,医生说,太严重没有办法救治。她的爸爸妈妈都大哭起来。曾子诺脑海一片空白,走出医院大门。突然,邱云燕的一个亲人推了一把曾子诺说:“你快走,她爸爸叫了人来要废了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快。”曾子诺不想走,那人又是推,又是催促着。他只好打的离开。

2010-3-14完稿

2011-11-14再稿

服用丙戊酸钠会有副作用吗
湖南儿童医院癫痫科
癫痫病大发作危害是什么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