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营口高中 >> 正文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65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电一王者参加黄金恩怨局后 65

第一二六章大哥

“王桐,这个不就是上次我见过的艾诗妹妹吗?”钟忆微笑的走到艾诗身前。

我点了点头,回道:“是啊,她就是艾诗。”

艾诗站了起来,一双杏眼一动不动的盯着钟忆,一脸羡慕的说道:“钟忆姐姐的真人比视频里的还漂亮。”

钟忆甜甜一笑,牵起了艾诗的小手,说道:“艾诗妹妹也一样啊!”

我心中郁闷,为什么女人见面都要相互赞扬美貌呢。

而我觉得对眼的两个大男人见面动不动就是草泥马日你哥喊个不停,骂得越深感情越厚。

这个时候只听前方两个可人同时开口说道:“艾诗妹妹(钟忆姐姐),王桐把你的(你们的)故事都说给我听了。”

两人说完后同时一愣,两对漂亮的眼睛同时望向我。

“我…我什么都没说过啊,不要看着我。”我顿时觉得有点尴尬。

钟忆艾诗同时一笑,两人又都转过头去,没有理我,钟忆说道:“这些天多亏艾诗妹妹照顾王桐,王桐表现好吗?有没有在外面招惹女孩子?”

艾诗一听这话蓦然的一心虚,满脸通红,低头说道:“嗯…没有吧,王桐还是挺老实的。”

我心中哈哈直乐,老实?这两个字什么时候也能与我沾上边了?

钟忆闻言不经意的瞥了我一眼,看得我心惊肉跳的,然后似笑非笑的看了正低下头害羞的艾诗,说道:“艾诗妹妹,王桐在我耳边可是经常说你好话呢,看他常常都是诗妹妹诗妹妹的喊,想来艾诗妹妹肯定也是个很优秀的人了,我今天也觉得和你很投缘,以后我们两个就做好姐妹怎么样?”

我心中疑惑,我什么时候在钟忆面前说艾诗是诗妹妹了?

喊艾诗诗妹妹是我无聊的时候调戏她一下才喊的名字。

艾诗乖巧的点点头,说道:“好啊,钟忆姐姐不嫌弃我就好。”

钟忆笑着摇摇头,说道:“妹妹这么懂事可爱,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呢,将来也不知道谁那么好的福气能够娶到妹妹,一定是便宜他了。”

艾诗双颊通红,连忙辩解道:“姐姐你说的什么啊,我现在年纪还小,你说得太远啦。”

两个生的精致无双的女生又同时笑了起来,然后唧唧喳喳的说了半天,我见状也觉得差不多了,轻咳了一声,说道:“好了,大家也都认识了,现在我要说件事,大家安静。”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我,艾诗和钟忆也都安静了下来,二双明润的眼眸好奇的看着我。

“是这样的,钟忆,我们现在在这个网吧专座不是一起开五黑打游戏,实际上我成立了一个战队,叫FTD,用来参加高校联赛的,以前和你聊天没和你提起过,怕你比赛分神,不过既然现在你休息,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一下你。”我认真的说道。

钟忆点了点头。

我又接着说道:“钟忆你也是我们学校的一员,现在依旧可以加入替补的席位来比赛,其实我们第一次比赛就是遇到的我们本市最强的高校,第一把还好,赢了,第二把他们换了你们战队的辅助替补…我们就打不过了,我们第三把也没答应和他们打,换到了明天,所以我们下午本来就在这里想对策,我先前因为这件事很烦,所以所有人都不想见,就不巧把钟忆你拒之门外咯。”

钟忆没有在意我的后半句话,而是笑着说道:“我们战队的辅助替补?陈晓婷对不对?”

我说道:“是啊,就是那个婷姐,号称国服最暴力的辅助,上一把用锤石CARRY全场,把我们打崩了。”

钟忆捂嘴偷笑,没有说话。

“所以钟忆,要是下场比赛你能代替小政上场当我们的辅助的话,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我知道你是什么水平,不知道你能不能…”我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钟忆。

大家听了我的一番话都把目光放在钟忆身上。

“我啊?没问题啊。”钟忆露齿一笑。

“小政,不知道这把能不能委屈一下…”我话还没说完,就见小政头点得跟个拨浪鼓似得:“我没问题!桐哥!我没问题!就让嫂子上。”

“啊,那太棒了,可以了,他们请到强辅助,我们有个更强的辅助了。”我兴奋的说道。

若舟疑惑道:“更强的辅助?难道嫂子比婷姐还厉害?”

庄凯说道:“你这不是废话吗!你没听桐哥说婷姐和嫂子是一个战队的吗?既然婷姐是辅助替补,那嫂子岂不是…”

我自豪的点点头,说道:“是的,钟忆是名副其实的Myth战队首发辅助。”

小政顿时站起身来,不淡定的说道:“嫂子就是Myth战队的辅助?!我靠,我关注Myth战队很久了,最近两把的都2比0全胜,都是打得国内的二线战队,把把都是实力碾压,嫂子的辅助也是亮眼到不行,我这几天一直在研究嫂子的打法和操作!没想到今天见到真人了!还是桐哥的女朋友,太厉害了。”

钟忆害羞的说道:“哪里,一般般啦。”

若舟咬牙切齿的说道:“既然嫂子这么厉害,那看来明天的比赛是势在必得了,那群嘲讽B,等我赢了看我怎么羞辱他们!我要发问号发死他们!”

我哈哈一笑,说道:“好,我和你一起发问号!”

钟忆疑惑的转头朝艾诗问道:“妹妹,这个问号是怎么一回事?”

艾诗轻轻笑了笑,钟忆的到来让她矜持了许多,小女生气息十足。

随后艾诗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给钟忆听了,钟忆笑着摇摇头。

“对了,你们下午是不是还要训练?我就不继续打扰你们了,你们练吧,我在旁边看着。”钟忆突然起身说道。

我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说道:“你来了还练个毛!走走走,下午K歌去,有女朋友的把女朋友先唤上啊,我请客!”

大家一听这话皆欢呼了起来。

钟忆焦急的看着我,在我耳边说道:“王桐,这样不好吧,我来了耽误你们训练了…要不你们再练练?到时候别因为我比赛输了。”

我摸了摸钟忆的头,说道:“我们今天下午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我们有一个强大的辅助压制对面的那个辅助,在想针对政策,其实我们每个人的个人实力都比对面强的,既然有你来了,那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大家又累又紧张,为什么不能够去好好放松一下呢?”

钟忆还是有些担心,说道:“那好吧。”

看着钟忆的模样,我心中突然腾起一丝愧疚,说道:“钟忆,对不起,这么一个三线比赛我都需要你的帮助,我是不是很没用?”

钟忆一愣,又展颜笑道:“说什么呢,哪里没用了,你的本事我最清楚,就算我今天没来这场比赛你也能够应付得了吧?”

我也愣住了,钟忆还真了解我。

我苦笑道:“要赢他们是要付出代价的,仅在一次比赛就拿出底牌了岂不是很亏?”

钟忆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背,笑道:“高校联赛本来就是给我们这些在校大学生参与的,我也是X市大学的一员,加入你的战队参加这次比赛当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了,总不能这些荣耀都让你一个人拿走吧,我也要沾光!能站在你身后辅助你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自责。”

见钟忆这么说,我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心酸,说道:“嗯,这个高校联赛我一定会拿出好成绩。”

钟忆摸着我的脸颊,温柔的看着我说道:“我相信你。”

什么都比不上一个女人对自己的理解和信任,这种感觉恐怕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了。

杭州癫痫好的医院;">“听你这么一说,我都不想去K歌了,只想留在这里训练。”我苦笑道。

钟忆笑道:“别,我看大家兴致都挺高的,别扫了大家的兴。”

都说女人善变,此话果然不假。

于是我们加起来总共8个人,除了新加入的钟忆以外还有若舟和小政的女朋友,都过来了,大家相谈甚欢,聊得甚是开心。

艾诗一个人坐在一旁,微笑的听着我们唱的不着调的歌曲,说不出的寂寞与寥落。

钟忆心思玲珑,在和若舟、小政的女朋友交谈片刻后注意到了艾诗,坐到艾诗身边去。

“妹妹,你也去点几首歌吧。”钟忆牵着艾诗的手说道。

艾诗摇了摇头,笑着说道:“我听他们唱就挺好,不过话说姐姐你不是也没点歌吗?你先点。”

钟忆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唱完你也要唱哦。”

艾诗点头嗯了一声。

钟忆点了首歌被我顶到最上面,钟忆一曲唱完,如鸾凤和鸣,流转细腻,一出声的那种气场顿时就把整个场面都hold住了。

艾诗呆呆的问道:“姐姐,你歌唱得真好听,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钟忆转头朝艾诗笑道:“哦,这首歌是卫兰的《大哥》,很好听吧?”

艾诗木然的点了点头,痴痴的看着大屏幕上的歌词。

“我要爱情不需要登对

不需得你允许

兄妹真有趣  

不需要分居

忘记辈份再追

我要爱情摧毁世交也

不失一个壮举

相恋的证据假使要争取

唯有约定和大哥喝醉…”

第一二七章万事俱备

曲中无别意。

大约唱到了傍晚六点,大家也都唱尽兴了,纷纷表示可以散场,艾诗回家,其他人回寝或者去吃饭,我和钟忆在KTV下面的繁华街道里找了个餐馆进去吃饭。

将钟忆的行李箱放在一旁,我坐在餐馆的座椅上舒了一口气。

“唱累了吧?”钟忆笑道。

我不想说话,嗓子有点哑,只是点了点头。

钟忆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掉后缓了一下神,说道:“你是今天下午刚回来的吗?”

钟忆双手撑着下巴,亮闪的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我,说道:“当然啦,你参加高校联赛的事情其实周如早就告诉我了,余木说你今天下午应该比赛完了,可能在网吧训练,我就直接来找你咯,不然手上哪里还会拿一个行李。”

我因唱歌而沙哑的说道:“啊?那岂不是我一开始就没瞒住你?”

钟忆不满的瞥了我一眼,说道:“你还想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顿时尴尬,连忙说道:“没有了,没有了,这件事没告诉你其实也是为你好!”

钟忆回道:“我知道啦!”

我心中还是有点不解,说道:“你是不是在前天就比赛完了啊?”

钟忆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你查了我们战队的赛程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啊,这些天一直忙不过来,本来还想等今天打完比赛去看一看你的赛况是怎样的,不过既然是二连胜我也没什么好查的了。”

我又拿起桌上的水,一口喝掉。

钟忆疑惑的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是前天比完赛的?”

我想了一会,缓缓说道:“你以前不是和我说过每天晚上十点钟以前都要训练的,但是前天我七点钟找你聊天你就已经在线了,我就估摸着你应该是比赛打完了。”

钟忆闻言笑道:“看不出来你这个人还挺心细聪明的嘛。”

哈尔滨癫痫病权威医院排行e="line-height:1.75em;text-indent:2em;">我苦恼的说道:“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对别人我都是粗心大意,马马虎虎,可事情只要关乎到我的小忆忆,我这脑细胞就噌噌往上窜,停都停不下来,智商直逼爱因斯坦,正所谓爱之深,关之切,一想忆忆没日没夜,我真的好烦。”

逮住钟忆对我的一个夸奖点,甜言蜜语张口就来。

钟忆噗嗤一笑,说道:“尽瞎说,我看你是对我最马虎,对其他女孩最上心。”

我惊恐的说道:“没想到这些事实都让你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没得谈咯?说吧,给你多少钱才能离开我。”

换作是以前一定会引来钟忆的一阵白眼和嗔骂,但钟忆现在和我相处这么久早已了解我这个人的脾性和说话风格。

只见钟忆惊喜的说道:“啊?还要你给我钱才能离开啊,我愿意倒贴!”

我面色一僵,随即说道:“那好吧,我也就不要多了,没有三亿别谈。”

钟忆盈盈笑道:“三亿?三毛我也不给。”

我立即脸色就冷了下来。

钟忆见状立马把两只小手往我两边脸蛋上贴着,笑着说道:“多少钱我也舍不得把你换出去啊,傻瓜。”

我抬手抓住钟忆放在我脸上的两只手,笑道:“小忆忆说话实在让我佩服,没有一丝肉麻却让我感动,我这眼泪就要不争气的流出来了。”

随后和钟忆吃完饭,把钟忆送到她们寝室楼下。

“王桐,等一下。”钟忆叫住我。

“嗯?怎么了?舍不得我?好说,我带了身份证,宾馆走着。”我嘿嘿笑道。

钟忆嗔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说的什么呢,我是有东西要给你。”

难道钟忆就去了趟武汉回来还给我带了礼物?

我好奇的看着钟忆打开行李箱,是一个衣袋。

“喏,拿着,回去试试看,不知道大小合不合适。”钟忆微笑的说道。

原来是一件衣服啊,原来天气冷了钟忆还担心我没衣服穿,特地给我买了件,真是太感动了。

不过手里提着这分量不像有很重啊,不知道是件什么样的衣服。

“小忆忆,你对我太好了,我无以为报,我这珍藏已久,一般不轻易给人的香吻就送给你吧。”不由分说,我抱着钟忆就在她光洁无瑕,淡香阵阵的脸上亲了一口。

女生寝室地下过往的人群很多,钟忆脸皮薄,脸颊上瞬间就染得通红,惹人爱怜,颔首低低的埋下,骂了我一句混蛋之后就拉着行李箱跑走了。

我手上拿着钟忆送我的衣服,一脸微笑的看着钟忆的身影消失不见。

回到寝室,我立马脱掉鞋子跑到床上坐着,将衣袋打开。

原来是一件灰色的毛衣啊,毛衣没什么图案,通体灰色,在衣服正面的右上角上倒是缝了几个字母:FTD。

左下角也缝了两个字母:WT。

字体娟娟秀秀的,一看就是出自钟忆的手笔。

我又查看了衣领处,没有发现商标,这件衣服应该是钟忆自己针织的。

这个年代的女生很少会花时间去织毛衣了,会的都很少,费时间又费精力,女生能为男生花时间织一个围巾就很不错了,还丑的要死。

这件毛衣我真不知道钟忆是什么时候开始织的,款式还挺好看,一点都不觉得落伍,里面配件衬衣搭配起来也十分合适,衣服上还带有钟忆特有的淡淡香味。

不过钟忆这段时间天天比赛和训练,哪有时间织啊。

没有想太多,我把外套脱下来,直接就把这件毛衣穿了上去,我穿衣一向就是又快又粗暴,男生嘛,自然不讲究太多,不过钟忆送的这件毛衣我倒是穿得挺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动作没弄好就把毛衣的哪一角给弄坏,那我会心疼死。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是哪里;text-indent:2em;">钟忆这件毛衣不大不小,简直比买来的还合适。

确认大小后我又喜滋滋的脱下,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给FTD的众成员发了一条明天不要迟到的短信后,晚上睡觉都是穿得这件毛衣睡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和FTD的成员们一起会面了。

钟忆比我来得还早,披着一件粉色毛绒外套,内着毛绒针织衫,长腿套着黑色裤袜,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十足。

钟忆一见我面就欣喜的朝我问道:“怎么样?毛衣大小合不合适?”

我点头疑惑的说道:“合适,实在太合适,我都十分怀疑我睡着的时候是不是被你摸过全身,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了解?”

钟忆羞涩的一跺脚,说道:“哪有!我明明只给你织了毛衣,怎么能说摸过全身,粗俗。”

我恍然大悟道:“哦,原来如此,那就是只摸过上面咯?”

钟忆气鼓鼓的说道:“你…”

“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嘛,我的意思是毛衣大小十分合身,样子也很好看,我很喜欢。”我笑道。

钟忆这才脸色好点,说道:“那就好。”

我把昨晚的疑惑问了出来:“话说你这毛衣是什么时候开始织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钟忆不好意思的说道:“认出你的那天就开始织了,我比较笨,织得很慢,前几天都还没织完。”

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所以你晚上那么晚没睡,在织毛衣?”

回想有几次浙江羊癫疯医院有哪几家我12点钟都看见钟忆在线能成功和钟忆聊天,原来她在干这个啊。

我心下一片感动,轻声说道:“比赛辛苦,每天这么累还织毛衣,以后可别这样了,不然这毛衣我可不穿了。”

钟忆点了点头,不好意思的嗯了声。

我心中一软,面对这样的女朋友你哪里还能有责怪的想法。

“行了,等会好好比赛,CARRY我一把,对面赢了一把就那么嚣张,一定要出口恶气。”我朝钟忆说道。

钟忆抬头笑道:“没问题!”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