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邢台左岸春天 >> 正文

【荷塘“秋之韵”征文】你沉默时,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狗子

没遇上季随安之前,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坏女生。

迟到早退和翘课这些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反正有狗子陪我。历史上我被换了二十几次班,把几位美丽大方的女老师气哭过,也被几个老顽固罚跑,只不过跑了几圈之后,我因为装晕被老师成功地送到了开着空调的医务室。

班主任的圈子里有一个明文规定,就是无论如何不把我和狗子分到一个班里。

他们领略过,那样无异于天崩地裂、天翻地覆。

可是学校开不掉我,因为我那只会赚钱的老爸捐了学校一栋楼,所以后来我可以明目张胆地上课睡觉,因为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户边上,我还在上面拉了个窗帘。

狗子的情况跟我差不多,他的父母倒是没有离婚,他爸爸是大款,而他妈妈另外又傍了个大款,那位叔叔和校长是至交,所以我才能和狗子混到一起,像是猖獗的山贼,只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

我们上课期间去操场打篮球,让保安大叔帮我们收外卖,也会在安静的晚自习睡着,突然整个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抽搐一下,像诈尸一样。

于是我买了靠垫和毯子,以免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觉地就去了天堂。

日子就这么浑浑噩噩地过着,狗子那小子,从小围在他身边的女生就没断过,但都长得比较含蓄。狗子长得比较成熟,初中就长了青春痘,加上瘦的皮包骨头似的猴儿样身材,活活像一颗长满大包的树精。

即便是那样,还有女生忠心耿耿地愿意做狗子的小妹,甚至还有自荐做女朋友的。狗子仗着自己的名牌衣服和帽子口罩,就那样度过了自己愚钝的青春痘时期。

狗子真正发春儿是在十六岁的时候,他喜欢上了高一九班的校花,又不敢表白,差点得了相思病,思念成疾。

我怂恿着把名牌衣服穿成被蹂躏样子的狗子:“你去表白啊,你的自信呢?”

事实证明,在喜欢的人面前什么夜郎自大的都装不起来了,仿佛那个人会看穿你似的,穿再多的名牌也没用了。

狗子问我:“我的雀斑是不是遮盖了我脸上的无敌帅气?”

我回答:“我能把票投给你的马蹄子脸吗?”

狗子郁郁寡欢了一阵,然后就每天跑到九班窗户边上去偷窥校花,我恨铁不成钢地拿拳头敲在狗子那怂怂的后背上。

“你倒是上啊!”

狗子哈着腰怂怂地扭过来,我差点没笑晕过去。他跟特务似的,戴了墨镜戴了口罩,整个嘴巴长成了三角形状,他惊慌无助地抓着我的胳膊,“她……她……她……她好像看我了!”

我顺着狗子乱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群中依然扎眼的校花,梳着高高的马尾,眼睛很大,皮肤很白,端正地坐在那里,正拿着一本英语书在背。

说实话,狗子如果追上了校花,祖坟都得冒青烟了。

狗子好像从没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为了校花他都不理我这个铁哥们了。他整天蹲在校花班级门口,一看到有人给校花送礼物过着情书,他都会痛心疾首地在心里哀嚎一阵,然后那些被拒绝的告白者出来之后,他会一脸凶神恶煞地揪住那些人,低吼着警告:“你小子长成这怂样儿还敢追校花?别打校花的主意!她是老子的!”

久而久之,这件事就在学校炸了锅似的传开了,原来校花名花有主,只不过是一个只敢在她班级门口自称“她是老子的”的偷窥狂。

有一天狗子像往常一样站在校花班级门口,拿着一本化学书,时不时地瞅上两眼,主要还是为了看校花。

瞅了第一眼,校花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和狗子对视上了。狗子的心跳频率瞬间飙升,急忙回过头去,内心有上千只羊驼在咆哮,心想着校花终于注意到他的存在了。

做了几分钟的心理准备,狗子才掩饰不住欣喜转过去瞅第二眼,却发现校花的座位是空的,后背突然被人拍了一下,狗子正想开骂,一看到距离自己只有三十厘米的校花的鹅蛋脸时,他吓得差点坐到地上。

“你……你……你……”狗子指着校花,突然发现这样不礼貌,然后转过身去假装看风景。

狗子还算白皙的皮肤瞬间涨红了,像难得一见的天空上的火烧云。

他不敢看校花,只得把一本书捂在脸上,结巴着问:“你,你找我有事吗?”

“那个站在我们班门口,成天说‘校花是老子的’的人,是你吧?”校花的声音很细,像是刚出生的黄莺的叫声。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狗子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对峙场景,想象中的他把书一摔,然后霸气地把校花的芊芊细腰一揽,再冲着校花放个魅力四射的电,“就是老子说的,怎么样吧?你还敢不从?”啧啧,典型的黑帮老大的幻想啊!

然而这只是幻想,真实的情况是,一身黑并且戴着墨镜的狗子像演默剧似的摇了摇头,迈开腿就跑,头还一歪一歪的,活像一只铩羽而归的鸵鸟。

校花在他身后喊:“不管你是不是,总之谢谢你,帮我挡住了那么多人,我本来就不打算和任何人谈恋爱。”

校花的一番话让狗子悲喜交加,于是买了两箱啤酒,晚自习时间公然跑进我们教室,他脸红脖子粗地喊着:“勺子,陪老子喝酒去!”

“唯有在老子面前装得像个大爷,有本事你去校花面前试试去啊!”

狗子在一个潇洒摇晃的转身后,头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墙面,听到他壮烈的惨叫声后,全班同学都捂着嘴笑得乐不可支。

算了,看在他那么怂那么可怜的份儿上,陪他喝吧。

操场上我和狗子坐在橡胶跑道上,地上是一大堆的啤酒罐。狗子来找我之前估计喝了不少,此时此刻他趴在草丛里吐了起码有半个小时。

我不理他,一口一口嘬着啤酒,秋风已经有了凉意,何况是在大晚上。抬头一看,天空还是一片湛蓝,那上面闪着几颗不怎么亮眼的星星。

草丛里有蟋蟀的叫声连绵不绝,还有各类虫子爬过草丛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狗子吐到最后快把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我本来想去拍拍他的后背的,结果因为气味太难闻,我捂着鼻子往后退了退。

“恋爱中的人啊,真是可怜啊!”我看着痛不欲生的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校花拒绝我了……”狗子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回过头的时候,我惊讶地发现他竟然泪流满面了。

虽然早已经猜到了结局,我还是为狗子的痴情感到不值,“她怎么拒绝你的?”

“她说,她本来就不打算和任何人谈恋爱。”狗子擦着鼻涕抽噎着,继续婆婆妈妈说着:“不过也挺有道理的,校花学习成绩那么好,当然是想考个好大学,然后找个又帅气成绩又好的男朋友了……”

记忆里,狗子从来都是威风凛凛的样子,我从没见过他因为一个人而成天半死不活的样子,像是只掉了毛的公鸡,丧失了斗志。一点都不酷,一点一不帅。

我在心里暗暗想,爱情简直比女巫婆拿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还要可怕上一万倍!

我越听越气,一拍大腿豪情万丈地冲着狗子喊道:“别哭了!姐姐我帮你揍那个校花一顿,看她还敢拒绝你不!”

狗子直接蹦了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喊:“你敢动她我就打死你!”

唉,无可救药了!

死狗子,臭狗子,烂狗子。为了那么一个狐狸精连我们多年以来的革命友谊都放弃了,我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他千遍万遍。

直到几天后他提着一大堆好吃的屁颠屁颠来找我。

“勺子姐,您大人有大量,忘掉那些不愉快吧。”

我冷哼一声,扔掉了他手中的香草味冰淇淋。

“幸亏有你,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追校花呢。”我这才发现狗子的状态和几天前有着天壤之别来,他不是被校花拒绝了吗?怎么还死皮赖脸地追?

狗子急忙把能量棒塞到我手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软糖,眼睛里藏匿不住的喜悦。

狗子非要跟我和解之后,才告诉我怎么追得校花。

原来狗子从我的那句话里得到了启发,找了一堆人在放学路上堵住了校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挺身而出,当然不是偶像剧里面男主角一个人把一群人撂倒的情形。那群人应狗子的要求,将拳头尽情地挥洒在狗子的身上,但没有打脸,最后狗子被揍得全身浮肿了一圈,也没有哭爹喊娘。他躺在地上倒抽着凉气,全身的酸痛都抵不住校花的关注来得幸福。

校花蹲在他身边,哭得梨花带雨,狗子却笑了……

三天后,校花破天荒地来到狗子班门口,狗子在大家的簇拥下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脸红成了西红柿……

校花递上了药酒和棉签,然后不顾众人的起哄声,笑着问:“宋明亮,你喜欢我吗?”

狗子重重地点了点头。

校花继续春风拂面地说着:“可是我不喜欢你。”

狗子的脸瞬间阴翳了下去。我心想这校花可真狠毒,当着众人的面拒绝狗子,她以为摆脱了狗子的纠缠之后就相安无事了吗?哼!

“但是……”校花话锋一转,“我喜欢你的勇敢和担当,你会一直对我好吗?”

狗子不明所以,眼睛里冒出了忠犬一般的火焰,于重重地点了点头。

……

季随安

我和狗子打过一个赌,就是比谁能最快追上喜欢的那个人。总体来说,狗子从暗恋校花再到用计谋得逞,一共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不过那还是在高一的时候。

如今已经快高三了,我还没有遇到那个人。

但一切都随着季随安的出现变得不一样了。

高三的开学典礼,校长和主任先是在主席台上慷慨激昂地介绍了这几年来学校的变化,取得的各种荣誉和升学率情况,听着让人直打瞌睡。

我正昏昏欲睡着,然后听到主持人的声音:“下面有请季随安同学发言!”

我连眼睛都没睁,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个被所有人奉为好学生但只是个成绩好的人而已。

这个学校培养的人才数不胜数,这也是我那老爹非要我待在这所学校的原因。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

我一边打着盹儿一边在心里猜想着他的模样,听到了旁边女生的叽叽喳喳:“他就是那个从北京转过来的?”

“哇塞!好帅啊!”一个女生在一旁发出了花痴的尖叫声。

接着旁边的附和声接踵而至,“真的超帅啊!”“哇塞,他的皮肤也太白了吧!”

我终于忍无可忍地瞪了那几个女生一眼,可是她们几个依然手舞足蹈着。

我不禁抬头看向主席台,看的第一眼有点不真切,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看了第二眼。

“嘭……嘭……嘭……”心里突然像放起了烟花似的。

季随安是从北京转过来的,听说他从出生起就定居在北京,从小就在北京上学。至于高三为什么转过来,原因应该是户籍在老家这里,而异地高考手续又太麻烦吧,索性高三就转过来上一年。

季随安被分到了理科班,他凭借着惊人的长相和在北京定居的背景,让所有女生崇拜不已。我不止一次地听到同班女生小声的议论,说羡慕季随安班级的女生们。

看到那么养眼的一个帅哥,女生的心情都会愉悦起来的。

季随安是那种很典型的浓眉大眼,皮肤白得发光,眼窝深邃,眼睫毛长得逆天,鼻梁很高挺,活生生一副西方唯美的雕像。

我假装从他班级门口路过,只匆匆地瞥了一眼,就记住了这么些情形。

晚上回到家,我叼着一颗橙子味的棒棒糖,在搜索引擎上打下了两个字:北京。

有天安门广场、故宫、长城、圆明园遗址,地图上的线路看着让我眼花缭乱。

我忽然怅然若失了起来,面对这座古城,脑子里对于它的回忆却一星半点都没有,因为每次历史课我都会心不在焉。

但我可不会像狗子那么怂。

狗子自从和校花交往之后,已经被校花改造得面目全非了。他穿着丑陋的校服,开始认真上课,自习时间也不乱跑,上次我找他一起定外卖,结果他淡定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饭卡。

高二下学期的一次月考,狗子的名字成功挤进了全校前一百,他没有了以前的张狂,只是提前从课代表那里要来了卷子,认真分析起自己的错题。

他说他要达到与校花旗鼓相当的高度,他要做个真正的男人,可我还是在原来的位置停留着。

我和狗子的关系渐渐变得淡了,我的注意力莫名其妙地转到了季随安身上。

高三的第一个晚自习,所有同学都埋头人认真做着试卷,笔尖摩擦在试卷上沙沙作响,我偷偷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

我买了几瓶啤酒,溜达着走到了操场,习惯性地坐在了橡胶跑道上,然后打开了一罐又一罐的啤酒,扬起脖子往喉咙里灌。抬头看天,天空乌漆抹黑的,几颗星星寂寥得挂在上面,遥远又孤独。

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勺子!”回头一看,是穿着校服的狗子。

我把自己的马丁靴重重地磕在地上,冲狗子傻笑着,“你不去上晚自习跑来这里干嘛?”

狗子的五官似乎变得不那么难看了,他的语气也变得成熟得可怕,“勺子,我们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我对此嗤之以鼻:“切,外面的世界有什么好看的?”

“难不成你一辈子都要留在这里?做井底之蛙?”他的言语像是尖利的冰锥子,一下子把我的心脏扎出血来。

我冲他大吼道:“滚!不想在这里待了就给我滚!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家伙!”吼完之后,我的脸上清凉一片,我哭了,哭得可惨,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

癫痫病的药物治疗方法
你了解癫痫病的治愈吗
癫痫病会产生什么威胁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