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胡莱三国 >> 正文

【丁香】仙道(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江边的芦苇,白成一片,清风拂过,芦苇此起彼伏,镶成了碧绿江水的一件雪衣,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躺在一叶小舟上,一脸英俊,神采飞扬,束起的长发随风舞动,一身白衣飘飘若仙,如水中莲花,君子可妒。

他叫做十三,自七岁起随师父学武,已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十三提一壶酒,独卧轻舟之上,突然间感到天是那样的大,而自己是那样的渺小。

一缕清风拂过,和着江水的清凉迎面扑来,十三顿时觉得精神了很多,他将酒送到嘴中,吞了一口后,不禁赞道:“好美的地方,再配上浓浓的酒,这是神仙过得日子啊!”话音刚落,就看到前面的芦苇晃动了起来,接着是什么东西出水的声音,十三迅速起身,手臂张开,身轻如燕般飞了过去,脚尖点在苇尖上,停住了,水中竟然是个女子,眼睛闭着,飘在水中。

这女子一身冰蓝色的衣服,肤色白皙,看去若天仙下凡,着实令人着迷。

十三一个翻身,双手抱住女子的腰,右脚轻踩了一下水,立刻腾空而起,叶托尘粒一般带女子飞出了芦苇丛,回到了他的小草房。

半晌,女子醒来,十三楞楞地看着她,睫毛又长又弯,墨眸如水,小巧的鼻唇,一副世外仙子的模样。

“公子,这,这是哪?”女子开了口,声音温婉。

十三回神了过来,“啊?”

“这是哪?”女子又问到。

“哦,这是我家啊。”

女子坐了起来,“我怎么会在这里?”一双清澈的眸子打量起了四周。

“我在江边把你救了起来,你在这休息会吧!等身体恢复了,我再送你回家。”

“江,江边?我怎么会在那?”

“姑娘,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好好休息吧!有我在,会很安全的,嘿嘿。”十三一脸的可爱样,就是为了让女子安静休息,“对了,我叫妖十三,你叫什么?”

女子稍作思考,吐出了两个字,“陌雪。”

“哇!哇!好名字啊!你先在这休息吧!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十三说完话,转身离去,临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看了千雪一眼。一路笑着,突然他心里想,‘我怎么跟色狼一样。’

江边芦苇飞飘似雪,十三健步轻盈,不用刀剑,只是一个轻燕飞转,便顺手将草丛中的野兔捞了出来。

不消半刻钟,将一碗喷香的兔汤,送到了陌雪的面前,陌雪端起,小呡一口,红唇上下蠕动,浓密的睫毛,大大的眼睛,十三看的连口水就要流出,陌雪抬头,刚好对上了十三的眼神,“喂,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十三猛然回神,“没看什么,你看起来这么漂亮,怎么这么凶?小心没人娶你。”

“没人娶我管你什么事。”

“你别恩将愁报,我救了你,也是为你好。”十三撅起嘴,故作生气。

陌雪虽口上不饶人,心里自然是感谢十三的,“不过要谢谢你。”

“哈哈,这才乖嘛!”十三一脸调皮的样子。

陌雪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神暗淡,眉毛快要拧到了一起。

关于陌雪为何受伤,十三没有多问。

“启禀魔尊,陌雪身受重伤跳入了江中,恐怕是命归西天了,但是依然没有找出仙珠的下落。”紫月着一身淡紫色衣服,面若芙蓉于微雨,清秀极了。她跪在了大殿中,此殿名曰‘乾坤阁’,殿中皆是琉璃红石砌成,衬得殿堂肃杀之气直逼心骨。

“紫月,她还没有说出仙珠的下落,怎么能让她死呢?你没有看到尸体,说明我们还有希望。”魔王饮血坐在殿前的宝座上,端起一个血红的杯子,杯中的酒本无色,却衬得如血一样红,饮血一口吞下。

“是,魔尊,陌雪肯定没有死。”紫月突然皱起了眉,她怎么忍心伤害陌雪。

“这就对了,紫月你快去江边,将她找出,我要知道仙珠的下落。”

“遵命,”紫月站起,朝殿外走去。

“等等,把这个寒冰罗盘给你,仙珠属阳,寒冰罗盘属阴,它可以为你寻找仙珠指引方向。”紫月转身接过罗盘,“谢魔尊厚爱。”

乾坤阁依旧寒气逼人,人间却是别样天地。

“陌雪,你家是哪儿的?”十三坐在陌雪的身旁,背上背了把短剑。

“你管我家是哪儿的,哼。”

“喂!我救了你的命,问一句你家是哪儿的?也是为你好,想送你回家,这也错了?”十三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

“对,是错了,因为我没让你问。”陌雪满脸的高傲。

“你……哼,好男不跟女斗。”

“哼”陌雪也抬起了头。

“哎吆,终于遇到人家啦,饿死我了!小兄弟,有吃的吗?饿死姐姐了。”十三闻声抬头,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婆站在了他们面前,胭脂味大的刺鼻,嘴唇和脸蛋涂的红红的,却也遮不住满脸的褶子,十三愣住了,心里在想这是何方妖孽。

“小兄弟你这么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老婆婆抬手,一张绯红的手绢扯了出来,遮住了半张脸,眼皮各种频率眨动。

“额,大娘……”十三刚开口,却惊得说不出话。

“什么大娘,我有那么老吗?要叫姐姐。”眼前的老婆婆,扭腰晃头的,好似她真成了十七八岁的姑娘。

陌雪笑了起来,小声对十三说,“我可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姐姐。”

“雪儿,我也没见过,这是第一次,就当,江湖这么大,什么鱼没有?哈哈。”十三也捂嘴笑了。

“喂,喂,喂,姐姐我就是来讨口吃的,走了这么长的路,我容易吗我?还要受你们两个小娃娃挤兑。”

“屋里有吃的,老姐姐你随便拿,”十三指了指身后。

“哎吆!我这么漂亮怎么成老姐姐了,你这娃娃怎么说话一点都不懂得尊重人。”老婆婆倒计较了起啦。

“喂?你到底吃不吃东西?吃东西还站在这干嘛!”十三站了起来,认真地说到。

“哼,肚子第一,吃饱再说。”老婆婆抬头跺脚,转身走向屋内。

十三回头看着老婆婆,待她走进屋内才对陌雪说,“雪儿,这老婆婆真是奇怪,这么大岁数了,还独自一个人出来。”

陌雪随口应着,“就是啊,怎么就她自己,而且那打扮也太超乎人想象了吧!”

十三和陌雪正说着,一把剑朝他们射了过来,“小心!”十三向后一仰,右手顺势推了一下陌雪,长剑从十三的睫毛间刺过,紫月从苇丛中翻身飞出,抓住了那把剑的剑柄。

陌雪突然大声喊到“紫月姐姐。”

紫月略瞄了陌雪一眼,又朝十三刺过来,十三拔剑而出,迎了上去,顿时兵器撞击声急促的响了起来,几回合下来,十三明显败下阵来,“我这几天是怎么了?在这荒凉的地方总是遇到这么多美女。”

老婆婆闻声走了出来,“哎呀!那个小男娃娃要输了,这不是他对我有恩吗?我得帮他。”

老婆婆刚想走上前去,十三持剑一挥,气聚丹田,口中大喊,“琴戏长歌,”气运至剑尖,如一道闪电闪了过去,紫月抵挡不住,只得退后十五步。老婆婆见状停住了,“不得了,不得了,这不是江湖绝技独元剑法吗?独元剑法只传一人,不得了,不得了,难道这孩子就是我要找的人?不得了,不得了,那紫衣女子手里拿的是神器寒冰罗盘,我的小男娃娃要败了,轮到我这位天生丽质的美女出场了,嗯……我都不好意思了。”老婆婆腾空跃起,一掌挡住了寒冰罗盘所发出的寒气,紫月抬头看清了那位老婆婆,“北海五怪,你是五怪楚五妹。”

老婆婆眨了眨眼睛,“正是我,除了我,谁还会这么漂亮。”

十三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幕弄晕了,“什么北海怪?什么五妹?我怎么听起来晕乎乎的。”十三是见到真神了,打架连场边都挨不上。

不出三个回合,生死逆转,紫月败了,被老婆婆一掌打中左背,“你!等着,会有人收拾你的。”

“哎吆,不得了,不得了,我这么美丽谁能打的过我,看你那功力,就知道你的救兵也不过如此。”

十三捂着嘴笑,“对啊!对啊!姐姐的样貌,天生丽质,绝对是最漂亮的。”

“哎吆!你夸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莫非你是,嗯?看上我了?”

紫月转身离开,“呸!怪物!”

“哎吆!不得了,不得了!你说谁怪物呢?不知道谁怪物了?是个兔子精。”

紫月白了老婆婆一眼,挥袖消失了。

陌雪朝紫月走了一步,欲言又止。

“哎吆!不得了,不得了,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老婆婆看向十三。

“我叫妖十三,谢姐姐相救,十三感激不尽。”十三拱手于胸前。

“是啊!婆婆,日后若有用的着我陌雪的地方,我定全力以赴。”

“哎吆!谁婆婆了?要叫我姐姐,是姐姐,说了多少遍了?不长记性。哼!”老婆婆故作生气的样子。

“好,是姐姐,是陌雪错了,以后定改。”陌雪说话间,早已笑的露了牙。

“哎吆!好吧!暂且不跟你一般见识,对了,小娃娃你说你姓妖,莫非你是铸妖门,妖无情的弟子?铸妖门一年前消失于江湖,而且早就听闻铸妖门门主历代都心狠手辣,从来只留一个弟子,想必你的师兄弟都惨死你手了吧!”

“哎!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那么多?”陌雪早已按耐不住了。

“哎吆!小姑娘,他们拿寒冰罗盘来找你,你也不简单,你可不知,这寒冰罗盘当初是魔界尊王饮血所铸,是专门用来寻找至宝‘九星仙珠’的,看这架势你跟仙珠脱不了干系,何况你还叫那小妖精‘姐姐’,你总得听说过北海五怪吧!我就是老五楚五妹,你们也可以叫我‘五妹’,哎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老婆婆又拿出红手绢,蹭蹭脸。

十三凑上去嘀咕到,“姐姐,差不多就行了。”

“十三,姐姐说的铸妖门怎么回事?”陌雪盘问起了十三。

“我七岁起随师父学艺……”十三讲起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十三被奶奶养大到七岁,无奈,奶奶因病去世,十三无人问津,只因年龄还小,就被人贩子拐走,卖给了一个富商人家,做了公子的小跟班,饱受虐待,半年后,富商去扬州经商,并带着家眷一起南下,途中十三逃了出来,不幸的是,他错入了铸妖门,成了妖无情的徒弟,铸妖门的镇门奇功就是独元剑法,与十三一起在妖无情门下学习的弟子,一共十五人,均以‘妖’字为姓,十三亦是妖十三。

十三跟随师父学习独元剑法,已有九年光景。

这天,妖无情召齐了门下的十五个徒弟,坐于石头砌成的宝座,宝座上铺着一张黄棕相间的虎皮,妖无情坐在宝座上,刹时锐气势不可挡,“你们是铸妖门,我妖无情的徒弟,我之所以叫无情,就是要心狠手辣,我一向只留一个徒弟,这八年来你们学的好的就可以活着,学的不好的,就不能活。现在,你们两人一组,站好。”

十五个人,分成了七组,八徒弟——妖若孤一个人一组,正在端正站着,妖无情拔出剑,直直地刺了过去,妖若孤闪躲开了,妖无情非但没有停手,看神情和出剑的速度,是根本没想让他活,妖若孤也拔出了剑,几个回合之下,妖若孤明显撑不下去了,一眨眼的功夫,妖无情的剑直中咽喉,妖若孤倒了下去,妖无情似电般的速度飞回了宝座,“现在都拿出剑,杀了自己的组友,没有残忍的心,成不了我铸妖门的弟子。”

众人脸色全白,十三也也很惊讶,原来独元剑法,致命处不在于快,而在于无情,发出魔性,才能打败一切。

师父的话不能不听,只有按照师父说的做,在妖无情的指导下,他们将独元剑法发挥到了极致,十三的身体突然不听使唤,两只眼睛发红,像是被别人控制,出剑,招招致命,倾刻间他的师兄死在了他的剑下,他心里恐惧,扔掉了剑,默默地念着“我都做了什么?他是我的师兄啊!我没有要杀他。”

他回头看向周围,他的师兄弟们在互相厮杀,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兄弟倒下,接着是无奈与懊悔。

妖无情大笑了出来,“你们体会到独元剑法的奥妙了吗,你们已经练到了顶级,独元剑法出剑必须见血,现在进行第二轮筛选,快选组友。”

……

老婆婆听的有些不耐烦了,“哎吆!啰嗦死了,最后呢?为什么铸妖门消失于江湖了?”

“喂!姐姐你再急,也得听我慢慢说啊!何况这又不是秘密!你那么急干什么?”

“哎吆!好吧!你说,你说,我不打岔,听你细细道来。”

“你能讲?你讲啊!催什么?……师父又让我选队友……”

十三看着师兄弟们站好,自己却没有选,因为他下不去手,这些人都是他最爱的人。

妖无情一个翻身,拔出剑刺向了十三,十三闪躲开来,紧接着又是一个回合的进攻,剑快要刺进十三的心脏,十三运气,隔空推到了妖无情的胸前,妖无情被打的飞了出去,十三用意念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运用真气让心安静了下来,他走到了妖无情的身边,双手捧着剑,跪到了地上,“师父,十三请求你不要再这样了,纵使你杀了十三,也请你让师兄弟们不要再自相残杀了。”

妖无情想要站起来,可是胸口却疼痛难忍,双腿棉软力气,嘴里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十三,你难道还不懂吗,独元剑法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要残忍,出剑必须见血,你学的还不够好,咳咳。”

十三眼睛微闭,用垦求的语气说到,“收手吧!师父,这么多年的情意你都忘了吗?”

“哈哈,收手,如何收手,我妖无情只留一个徒弟,十三,杀了其他人,快动手。”

南昌治疗癫痫的医院
婴幼儿治疗癫痫病去哪好
引发癫痫病的因素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