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好看的韩国漫画 >> 正文

【江南短文学】自由自在(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十一月初的一场雨加雪,使这年冬天的冷提早了些。那些风华过后的树叶,像残碟碎梦,随风飘落,剩下光秃秃的树杆和疏落的枝桠。

正在院中的一只虎皮色的猫看见叶片落下来,马上扑过去,用前爪按住,低伏下身子,用嘴叼起,然后又放下,两爪护着,像是怕它跑咯,还歪着脑袋,打量着那枚叶片。这时候,房东胖老太太从屋里走出来,她家里没有上学的也没有上班的,就老两口,他们冬天的早晨是从已经不早的八九点钟开始。

虎皮猫见胖老太太出来,高兴得“喵”的叫了声,跑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走到哪它跟到哪,在她的脚边绊来绊去。老太太对猫的耐性可不是很好,对猫叫了声“去!”随即踢它一脚。猫被踢出两步远,连一丝抱怨都没叫唤,就势躺在地上,四肢爪子斜对着她钩着,如果她有些兴致,拿东西来逗引它,它会乐不得的有伴来玩耍。胖老太太可没那好兴致,恨恨的说了声“赖皮!”,绕着它走开了。

老太太觉得这只猫是赖皮,连同它的主人也是赖皮。它的主人走了快两个月了,欠着房租,东西也没搬走。走的时候说好过两天就回来,都这么些天了,是还继续在这住,还没搬走,一点信儿都没有。老太太也不怕这家人不回来,她想的是他们养的小猫,这么长时间没人喂养,也不惦记它饿坏了没有。

这是只今年夏初出生的小猫,养猫这家有个两岁的孩子,拿猫当玩具似的,经常抓过来抱过去,小孩的身上也常常留下被猫挠过的道道。

“有小孩还养猫,猫都带细菌------”老太太嫌猫脏,背后对老爷子说。

老爷子没当回事,“你都把房子租给人家了,还挡着人家养啥?人愿意养就养呗。”

老爷子的一句话使得老太太没话可说。

租出去的房子和他们自己住的房子是前后院,各有各的门。大门都是两扇旧楼房装修废弃的木门,前院的门不在外面锁,在里面插上,前房的走廊通向后院,这样前院没人的时候,房东在家也好过去照看。巧的是两处门底下都留些缝隙,容得这只猫进出的自由。

有时候这只猫趁老太太房门开着的时候,也会跑到她的炕上,缩成一团,老实的享受热乎乎的炕头。这样的时候并不多,时间也并不长,一旦被老太太发现了,还要身着挨打,有一百个不情愿也抵不过一个不得已,它总是要被灰溜溜的赶出来。

猫的男主人说是开出租车的,嫌开车不挣钱,孩子又小,呆在家里带孩子。它的女主人说是在酒店里当服务员。中午时候她常在走廊蹲着对着镜子化了好一会儿妆,镜子是以前旧式的方框镜,有了些年头,加上老长时间不擦,已不是光亮可鉴。她用的时候,只擦能照见脸那么大的地方。把自己打扮完,趁着孩子不注意,挎着小包,长发飘飘的去上班,夜里十一二点钟打车回来。这时候,她对象不是关着灯看电视,就是电视开着人已同孩子早已睡着了。回来敲门的声音常常使得老太太睡不好觉。

在这个屯子里,老太太家也不是坐地户,原先的屯子动迁,才买下现在住的房子,住了还没到十年。从这屯里住着,打心里老太太也不愿承认是这里的人,与他们交不下心去。别人家为了多占地,出租的房子都进不去阳光,“冬天底多阴冷啊,咱不这么干。”老两口把能盖房子的地方,建低些。院子两边搭了两截棚,不太影响阳光照进屋来,院子也比以前严实了。

棚顶的木料,用的是养猫家用来烧火的木板。老太太不白用,虽然他们还欠着一个月的电费,而且他们的房租也快到期了。老太太拿一百五十块钱,推门进他们屋的时候,看见男的躺在炕上气得正翻着白眼,女的哭得眼泡都肿了,手来回的摩挲男的脑门。“咋地啦?”老太太既然撞见了就很惊讶地问。男的见老太太进来客气地坐起来。只是这年轻的俩口神情都是很冷漠,没对她说因了什么这样儿。不说老太太也不便深问,就把用木料的钱拿出来。两口推说不要:“你能用就用,要不也是烧火。还给钱干啥?”老太太执意地给:“多少大姨就给你们这些。”她把钱放在炕上,“要不我还得上外买去,你这儿有,我也不能白用。大姨也知道你们不容易。”

就在那一天,他们小两口吵开了。小孩子被吓得哭,像个泪人似的找他爸。他爸一改平日狠下心将小孩推开,并说:“孩子,你现在小,这其中的事你不懂。”孩子哭得更是很无助。当妈的看不过去,就抱起孩子走了。

过了两天娘俩也没回来,而这家男的,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整天招些车二王三式的人物,在他家里面又吃又喝,喝多了又摔酒瓶子吵架。闹得同院住着的都跟着提心吊胆,不得安宁。老太太和她的老爷子,本是喜欢清净,最看不上不务正业又惹事生非的人。“明天就让他搬走,招的都是些什么人,早知道他这样,我房子都不租给他!”老爷子轻易不发脾气,但是发起脾气,真要是这么说,老太太又觉得不妥,“虽说是住着咱的房子,咱也不能那么说话。”

转天快到中午,胖老太太看见这家男的蹲在胡同口,一问早上饭还没吃呢,有心想要劝劝他。便叫来家里,现炒了两个菜,家里还有两瓶啤酒,正好他和老爷子俩一人一瓶。

他倒是很健谈,说跟这个媳妇还没有结婚证,在一起八年才要的这个孩子。孩子还没有户口。他老家还有个女儿,是跟大媳妇生的,他们现在还没有离婚,女儿十五六了,由他妈带。他这个小媳妇从小就没了爹娘,是他开出租车时认识的。他们这次吵架,是因为这几天老有个男人给她发信息,这个男的就是给他家几车木头的包工头,在黑道上有几个人,说要上她家睡她,她刚开始怕得只是哭,昨天晚上才对他说。

“大姨夫,”他回头又看了老太太“大姨,你说我也是大老爷们,他这不是熊我吗?!”他一仰脖,掫了口酒,掀开上衣,腰里别着刀,又有钳子,又有锥子。“我这几天把他手机都打爆了,叫他有能耐上这来,我在家等着他!”

“听大姨话,别打架,伤着谁都不好。又不你把她娘俩接回来,你上班,教你媳妇在家带孩子。”

“接她?我现在都不知道她在哪!”

刚吃过早饭的老爷子,慢条斯里的喝着酒,别看他发起脾气令人发悚,今天却始终没怎么说话,他像把他说的话都听进去了,又好像没入心思里去。他在想他家的孩子,真惹人喜欢,谁家的门都敢进,大人之间都不认识,小孩却自来熟。有回他用水管子冲地,小孩见了,也没用言语,推门进屋拎着空水桶出来拿给他接水。你说这么点个小孩,大人也没教,心里却盛着事。如果,这家人家就这样散了,他愿意出两万块钱把小孩买过来。

老爷子的想法没露声色。

“我本想找个收破烂的,把东西卖了,好去别的城市打工,看来今天是没时间了。我明天要出门,过两天回来。我不在的这两天,也请大姨、大姨夫帮着照看点。”

这家人家就这样走了,快两个月了也没见回来。

他们养的小猫,也没有带走,胖老太太偶尔想起来便会喂喂它。“喵喵喵喵——”这是胖老太太在叫猫。拌些残汤剩饭或者让它沾些鱼腥。猫饿了,不等往它碗里倒好,便急着去吃;不饿的时候,很文雅的用鼻子闻了闻,没有好吃的便走开;碗里哪怕有块鱼头或鸡碎骨,它便来不得斯文,用爪子把它拨了到地,目不旁视,随心所欲的吃将起来。令胖老太太很欣慰的是,小猫的身体也长得很快,“像个大郎猫!”

虽然猫的主人不在这儿,很显然它却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地盘。虽然有时一天也不会看到它,院子有人,它也舍不得离开。在阳光普照天气晴和的大多数时间里,它只有寂寞的跳到柴堆上,再从上面的废箱子上蹿到到棚顶上,在那里睡上大半天。它是很会找地方的,那上面阳光充足,西边有花篓挡着,尽享阳光的温暖。此时,有什么样的美事,不可以浮想联翩?伸下腰,抖擞下威风,这只猫大摇大摆又悠然自得地在上面走,虽说有时它不甘寂寞,但真的静下来的时候,自己也可以玩耍半天。玩累了,躺在暖和的地方,呼呼睡起大觉,真个是心无牵挂也无闲事在心头。

也不知它睡了有多久,就在它睡醒了也不愿动换的时候,胖老太太买菜从外面骑着自行车回来。刚进胡同,它听到了,马上起来在上面来回跑着,想要往下看老太太。

老太太把自行车立住,掏出钥匙想要开门时,往上看了一眼,正瞧见小猫在上面伸着脖子往下望呢。

老太太进了院子,它也从上面下来,见了老太太就伸开前爪往上扑,它知道它的爪子扑在老太太身上,定会招她厌烦,所以它有意识的错过她的大腿落在旁边。

老太太见了高兴得不得了,竟忘了和它语言是不相通的,问:“你睡好了吗?”,“你饿了吧?”小猫望着她只是叫,“喵”、“喵”------

养猫这家人家终于有了消息,说是他们还在一起,现在在别的城市打工,这里的东西用车搬走,他们剩下的煤和木板,折成房租钱给了老太太。那只猫老太太也留下了。

冬日白天的时间还没怎么过呢,一不留神,早早的天就黑了。胖老太太买了两块豆腐,她嫌买冻豆腐一袋给的少,搁在冰箱里冻的豆腐又不好吃。她把豆腐打成匀称的小方块。老爷子端到外面,放到大门口上方的搪板上,那里猫上不去。就势他把门插上,由于手是湿的,被冰冷得铁插沾了下。他冻得缩着脖子,哈着手进屋。他把手冰到老太太的脸上,老太太生气地说“拿一边去!”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视。她喜欢看不用操心劳神比较轻松的电视剧。被老爷子一冰,她想起来:“今天别叫猫在外面睡了,叫它到外屋地睡吧。”

就这样,外屋地黑着灯,冷丁进屋来睡,它一时还睡不着,走到碗橱前,举起前爪在木质的碗橱上挠了挠,又转过身,一跃,跳到水缸上。如果高处还有东西可踩,它相信自己梅花形的泥爪印窜的更高。它停留在水缸上,没了意思,便歪着头舔舐自己绵软的皮毛。舔着舔着,它感到难受,从上面跳下来,好一阵恶心,它吐了,正好吐在屋子的正中,吐出的东西有被它舔进去的毛。吐完,它觉得自己舒服了很多,并有了倦意。

猫走到炉子旁边,蜷成一团,很快便美美地睡了。

癫痫病使用手术治疗效果好吗
癫痫病治疗医院哪里好呢
脑外伤癫痫怎么治疗效果好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