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端子压接 >> 正文

【家园】那场情殇(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抹美,一丝笑,时隐时现。一季念,一世情,铭刻心间。插上翅膀,飞在爱的天空,飘一季念,留一世情…

——题记

1

夜,茫茫一片,只有孤独的月儿,偷偷撒下星辉几许。在高楼林立的成都平原,美丽蜀都,二环、地铁正忙于建修,灯火闪闪烁烁依然,进城中心的几条路封闭,车辆只能向光华大道拥行,时而会滞留一连串车辆,喇叭声,此起彼伏,交通堵塞不已。路边一排排绿树,在风的吹拂下,轻轻飘飘摇摇,像在夜空里悄悄为月儿跳舞。

逸都小区,环境优美,绿色点缀,小径延伸,更显娇花的艳丽。在一幢15层楼的电梯公寓,六楼602卧室,整洁明快的紫色调,那个有些诗意靓丽的女子,倚于窗前,眺望茫茫夜空。鬼魅的精灵,在夜间兴奋地张望,街边路灯闪耀着几丝光亮,照在清秀女子身上,有几许落寞,难掩藏心的空虚。她那俊俏的脸蛋,写满了愁绪与烦忧,眼里噙着的泪花,轻轻飘然而下。

曾经,那场情殇,那刻骨铭心的爱,还一幕幕闪现脑海。如今,爱的天堂,愈行愈远,曾经相爱的人,也各奔东西,天涯海角,心难再相连。

2

她叫雨桐,毕业于本市的川大,父母是小县城的中学老师,属书香门第,少不了艺术文化熏陶。我们的雨桐,从小乖巧懂事,深受父母疼爱,也是大人们眼里的乖女孩,又没花吹灰之力,考入一所心仪的重点大学,一度在小县城成为小名人。如今的雨桐,在本市一所中学任教,教学生英语。

大学里,心高气傲的雨桐,不乏身后有追随者,还有一些在排队等候。雨桐把他们一一当哥们,没有一个男生,能让她怦然心动,能走进她心里去。雨桐很执着,她要找一个心有灵犀的王子,能读懂他的心,好好痛快地爱上一场。

爱在雨桐心里,是一份最美的情感,是一件最幸福,最浪漫的事。

雨桐虽读的英语系,动听的音乐,灵性的文字,也是她最大的爱好。歌声婉转飘扬的房间,雨桐常独自沉迷于优美抒情的散文,感人肺腑的爱情,感慨于爱恨情愁,游走在文字空间,也结下了一份浓浓的文字情缘。雨桐自己,也能涂抹只言片语,书写灵魂深处的声音。

3

不经意的相逢,又像是命中注定,她的云涛,轻而易举进驻了雨桐的心,赢得了雨桐的爱。

记得那是两年前的事了。

那时的雨桐,刚到学校一年,教学基本上是学习与探索阶段,忙完了所有工作,正值放暑假时,又是连日的培训与学习,累坏了美丽的雨桐,一心想好好休息几天。

雨桐正懒懒地躺在床上,穿着一件粉色睡裙,悠闲地听着轻音乐。不料,电话铃声响起,一曲美妙的《如果云知道》优雅地传来。雨桐忙起身,拿起她的智能电话一瞧,是雨桐的好朋友,也是学校的女同事凌斓打来的,雨桐的手指轻轻向右滑动,电话那头,凌斓的声音马上到。

“雨桐,还在睡懒觉啊,起来了,秦宇过来了,你陪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什么啊,你的同学,让我作陪,去当电灯泡,不去不去。”“雨桐,快来吧,他还带来一个哥们,听说各方面还不错,我们一起聚一聚 ,认识认识。中午12点到上次我们去的荷香亭火锅,记得准时哟!”“嗯,那好吧,到时我过来,拼你一顿也好。”

凌斓是学校语文老师,身材略胖点,很有女人味,做事风风火火的,有些小气和抠门,比雨桐早一年来学校,谈了几个男朋友,都不如意。曾经听说她那位大学同学秦宇喜欢她,雨桐也见过几次,而凌斓一直把他当朋友,一呼即到。他们的角色在慢慢发生微妙的变化,至少凌斓,开始有点依赖他了。

11点半了,雨桐才缓缓下床,看看窗外明媚的太阳,作了一个深呼吸,楼前的百合花,春天开得娇艳,如今只是绿油油的叶了,在风中轻轻摇曳。换好一件白底黑与红相间的、大圈里有几朵小红花的连衣裙,配上一双白色高跟鞋,虽算不上最美,那一六一的高度,苗条的身姿,却很有女人的魅力。雨桐是人所共知的好老师,随便一身合体的衣服,也抢了所有人的眼,“美女老师”是她特有的专利,也深受学生喜爱。

火锅店在楼下背后,才开不久,装潢一新,雨桐与凌斓都是单身,关系又好,无话不说,一听说新开一家火锅,有优惠,便来尝过味道了,还不错。凌斓很节约,本来是凌斓请她的,雨桐还是把钱去付了,她看到凌斓在对着她笑。

凌斓在火锅门口张望,老远就瞧见雨桐的身影,“雨桐,快一点!”凌斓在向她招手。雨桐不慌不忙,窈窕的身姿,随意盘好的长发,头上那朵粉红点缀的水晶花,在阳光的映衬下,别有韵味。一路,都有人想多看一眼雨桐,略作打扮的雨桐,随处而立,都是一道风景线。

“荷香亭”三个遒劲有力的草书字,彰显了这里的文化底蕴。雨桐一到门口,凌斓拉起她的手,就往店里的包间拉,古色古香的装饰,整洁黑底亮色的桌椅,温馨了雨桐的心。走到包间门口,两个俊秀的年轻人已坐在那里,正开心地聊着天。一看见凌斓和雨桐进来,两人都站了起来,秦宇先开口了,“雨桐,快来坐。”“嗯,秦宇好!”秦宇又指着他旁边的年轻人说:“这是我同事,云涛,我的好哥们。”凌斓马上插话,“这是雨桐,我的同事,好姐妹。”“早听秦宇提起你,雨桐好!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云涛立马接上说。雨桐微笑着点点头,认真打量着这个有些殷勤的云涛,白底印花体恤,浅蓝色牛仔裤,白色名牌运动鞋,俊秀的脸庞,个子不算高,最多一七零吧,但有男人独特的魅力。雨桐此时,对云涛的模样有了几丝好感。

“吃菜了,干嘛客气。”幸好凌斓打断了她的思绪,四个年轻人兴高采烈地烫起菜来,味道不错,所以兴致也高,说着,笑着,也喝着。云涛敬雨桐,却不是啤酒,是百事可乐,雨桐的脸色很不爽。凌斓忙说,“雨桐,云涛要开车,不能多喝酒的。”雨桐才释然,不去和云涛计较。凌斓的酒量小,一杯下去就脸红了。雨桐多喝了两杯,脸颊也渐渐泛起了红晕。云涛的博学,幽默风趣,甜甜的小酒窝,感染着雨桐。云涛也时时关爱着雨桐,有好吃的菜,都给雨桐夹在碗里,好像早认识似的。

这次付款是凌斓与秦宇一起去的,秦宇很大方的从屁股的裤袋里,掏出一个棕色钱包,数出三张一百,把帐结了。他的举动,让凌斓长了面子,多了一份喜欢。

4

下午,四个年轻人相约出去玩,去看电影,跳舞,还是K歌,云涛轻声问雨桐,“雨桐,你最想怎么玩?”“去唱歌吧!”云涛马上转向凌斓,“凌斓,去哪里k歌比较好?”“去唛田吧,那儿还不错,还有优惠。”秦宇忙迎合说,“好,云涛快去开车!”云涛从挎包里拿出车钥匙,走到店外一辆白色轿车前,打开车门,让雨桐坐前排,凌斓知趣地打开后排车门,与秦宇坐了上去。云涛在等红灯时,还悄悄牵了一下雨桐纤细的手。雨桐没反对,云涛的手一接触,如触电一般,有股暖流,沁入心底。难道云涛是她寻觅已久的白马王子?

世间每一场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雨桐相信爱,相信真情,相信世间的美好,却不料,爱情是最折磨人的东西,无论你多痴情,花心的王子,永远成不了她生命的依托,温馨的港湾。

唛田KTV在统一优玛特的四楼,不到二十分钟,小车就到了优玛特的楼下,飘逸的几个隶书字,在显眼的招牌上招摇。云涛停好车,他们一起下了车,秦宇挽着云涛的手臂,而雨桐纤细的手,牵着凌斓有点肥胖的手,很是惬意的微笑着。一行四人,一起进大门,一起坐电梯,上了四楼。一到服务台,云涛马上放开秦宇的手,从裤兜里摸出黑色的钱包,顺手拿出一百,递给服务小姐,要了一个中包,可以坐十人的。服务生跟着去开了包间门,调好音响与话筒,就出去了。

云涛动作快,点了两首歌,一首《心雨》,一首《相思风雨中》,音乐一开始,他马上拿了一个话筒给雨桐,两人第一次情歌对唱。雨桐的歌喉甜美,那份甜,暖人心窝,云涛的声音浑厚,有穿透力。两人对唱,都使尽了功底,都想留最美最深的印象。眼睛对视着,眸里,那抹温柔,传递着柔情蜜意,像一对相恋许久的恋人。歌声完了,他们还在凝视,也许天意,不得不让他们相遇,那上世的缘分,已在他们心中游动不停。凌斓的歌喉一般,只是不会跑调而已,但她还是兴致勃勃,声音还算清亮。而秦宇,基本是音盲,五音不全,只会两首读书时会唱的老歌,他一唱,雨桐就想笑,云涛跟着也笑,秦宇倒不惧,依然很认真唱着。云涛的《新不了情》,唱得凄凉动情;雨桐的《错的人》,唱的凄美而无奈。一首连着一首唱着,桌上送来的水果盘,在慢慢减少,云涛还去旁边的超市,买了几袋好吃的零食。雨桐悄悄瞧见,秦宇拉起了凌斓的手,放在他腿上,凌斓没有抗拒,他们的关系算是稳定了。按说秦宇要比云涛帅气些,一是高大些,二是脸更白净些,很讨女人喜欢的模样。他们两人都是旅游局的同事,但云涛比秦宇先上班两年,已是科长,管着秦宇的。

时间总爱飞逝,四小时很快就要到点了,雨桐的声音有些嘶哑,云涛还没什么,依然能尽情高歌,每一首,都令人陶醉,温馨着雨桐的心。他们一起唱着《我心永恒》,为第一次聚会,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5

一出唛田,雨桐真累了,想回去早一点休息,凌斓要秦宇陪她逛优玛特,云涛自告奋勇要送雨桐,凌斓也观察到雨桐他们的关系在一点点升温,拉着雨桐的手臂,悄悄靠近雨桐耳边说,“秦宇说云涛有些花心,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好像他跟一个还有来往,你自己好好考虑,看他是否适合你。” 云涛,让雨桐我有点心动的男人,他会对我有一点真心吗?雨桐自己在心里嘀咕着。雨桐不服输,想赌一把,她相信缘分,更相信自己的心。

坐在云涛的车上,雨桐故意不语。云涛拉起雨桐的手,“雨桐,你想什么呢?”“想你是什么样的男人,想你的心今天有何反应。”雨桐这样肆无忌惮说了心中的感受。“傻雨桐,第一眼看见你,我就喜欢你,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兰心慧质,婀娜的身姿,高雅的气质,深深吸引着我。今天,有你雨桐在,跟你时时在一起,真的好开心,心怡然而快乐着。”云涛的眼睛里,有真诚,更多柔情,让雨桐的心暗自欣喜了好一阵。

云涛开着车,缓缓行进,想自己女朋友很多,却很少有让自己心动的女子,连雨桐的香水味,都是清新迷人的,看来自己被雨桐吸引住了。绿灯停车时,云涛握住雨桐的纤手,感觉到彼此心跳,雨桐的脸还多了几圈红晕。红灯亮了,云涛忙放下雨桐的手,继续开车前进。因为不太远,不到半小时就到了,雨桐的心,也因云涛相伴,快乐不已。要下车了,雨桐被站起来的云涛温情地拥抱了一下,雨桐秀美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泽。雨桐下车,与云涛互道别,并交换了电话。云涛挥一挥手,发动车子慢慢离开,而温柔的雨桐,还傻傻地站着那里,一直到云涛的白色轿车没了影踪,才缓缓回过神来。

6

自从和云涛惺惺惜别后,雨桐的生活规律被打乱了,雨桐的脑海,全是云涛的身影。那晚月夜,星星兴奋地与月儿一起,撒下一窗醉人的星辉,于是,梦里水乡的雨桐,真梦见和云涛相依相偎,在青山绿水间逍遥,打情骂俏,别有一番情趣。虽有电话,但雨桐保持着那份矜持,不去主动联系他,却把电话紧紧盯着,怕错过了云涛的电话。雨桐一定要看他的真心,自己的痴心,能否换来一份永恒。

第一天,阴,无所事事的雨桐,心不在焉看着文字,心里想着云涛,眼巴巴地望着电话,漫长的一天,在等待中过去了。第二天,天气晴好,暖暖的阳光,送给人们一份好心情。中午,雨桐正在楼下饭馆吃火锅粉,包里一阵音乐声想起,雨桐迫不及待地拿出电话,是云涛的电话来了,连忙向右滑着箭头,放在耳朵边接听。虽然有些迟,但云涛还是记挂着她,毕竟那么真实的来了电话,雨桐的心,多了几丝甜意。雨桐接到电话,心跳马上加速,那么动听的声音,每一句,都甜透她的心。云涛的最重要一句,雨桐记住了,云涛下午下班后过来接她,一起去吃晚饭。电话结束了,雨桐还傻傻地坐在那里,心在说话,渴盼已久的云涛,会是她梦寐以求的爱情吗?难道自己真爱上那个云涛了?雨桐匆匆吃完粉,准备上楼午休,昨晚没怎么睡好,脸色一定不好,一定要用自己最佳状态去见他的云涛。

五点,云涛来电话,半小时就到她家楼下。雨桐穿了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别具一格的样式,更衬托出雨桐的丰满与身姿。盘着的头发上,是粉红的头饰,脚上穿一双粉色的高跟鞋。雨桐的全身,都是浪漫的粉色调,对男人都是一种诱惑。一条漂亮的白金项链,是最爱他的爸爸,送他的生日礼物。可爱的手链,精致的耳环,是钯金的,是在一个学生家长的小金店买的,着实优惠了雨桐的,一共才用不到八百,也让雨桐心痛了好久,毕竟才上班不久,又爱买衣服,没有什么余款的。雨桐手提洋气的白色皮包,就下楼了。她在梳妆台前左照右照,也是不错的女子,才哼着欢快的歌准备下楼。

患上癫痫如何能治好
癫痫病该如何治疗
西安好的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