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脑有两个系统 >> 正文

【短篇】这些不归我管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小王,你今天去跑一下3548的审验。”

国庆节刚一收假,办公室主任就给新来的司机王二柱派了一个不轻不重的活路。3548是局机关一辆办公用车的车号。两个月前,就在将去进行年度审验时,发动机突然出了故障,不得不进行一番大修。这不,直到今天才将车取回。车是取回来了,可也脱审一个多月了。并且,保险也已过期一周多了。要去审车,就必先购买“交强险”。3548的车险局里一直固定在环城北路西段的大地保险公司购买。二柱从主任手里接过审车的相关手续,便驱车先向保险公司驶去。

车子穿过繁华的中心商业街临近环城北路时,红灯正好将车子拦停在交叉路口。随着绿灯的亮起,停顿的车辆开始缓缓移动。驾着3548的二柱打着左转指示正要驶入城北环城大道,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交警,向他打了一个靠边停车的手势,二柱疑惑不解地将车停靠在路边。随后跟来的交警走到跟前,先给二柱敬了个礼,然后请求他出示行车手续。二柱拿出行驶证和驾证递给那个交警,交警逐一翻阅了一下,接着又冲二柱行了一个礼请他从车上下来。二柱不解的询问交警怎么回事,交警指着手里的手续对他说,你的车子没有购买“交强险”。二柱一听是这么回事,立刻解释了没有购买的原因以及现在正是要去购买“交强险”的理由。然而,交警对他的解释完全置若罔闻,一边招呼其他的交警将车扣走,并一边取出扣车手续在上面填写起来。二柱见状一脸无奈的质问这个交警,你们把车扣走我怎么去审验呀?再说就是为了审车这不正去购买保险嘛!你们执法严格没错,可也不能没有一丁点的人性化呀?填写手续的交警眼皮连眨都不眨地只顾写着,并慢条斯理地对二柱说道:“你说的这些不归我管。你先拿着这个“暂扣单”去购买保险,完了再按“暂扣单”上的地址去接受处理取车。”说完,便要撕下那张“暂扣单”。突然,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把开“暂扣单”的交警和二柱的注意力一下子都给吸引过去。只见,一辆白色的无牌照高级桥车被两位正在执勤的交警拦住,其中一个交警正要上前查验手续,开“暂扣单”的这个交警急忙朝那个交警喊了一声,那个交警立刻一溜小跑过来,问开“暂扣单”的交警咋啦,开“暂扣单”的交警用眼翻了一下跑过来的那个交警,上前将他拉到一旁低声说道:“那是咱李科长他侄子的车,查什么查,你这不是想找不自在吗?!”然后又朝桥车跟前的另一交警挥了挥手,示意放行。随后,转过身撕下那张“暂扣单”递给二柱,也挥了一下手说道:“你可以走了。”

满腹憋屈的二柱购买了“保单”,然后按照“暂扣单”上的地址,找到了扣车的地方。随后又找到“机动车辆违法违章处理办公室”。办公室里一名交警正坐在一旁整理资料,另一名交警正对着电脑不停地敲打着什么。二柱道明来意,整理资料的那个交警,接过那张“暂扣单”看了看让二柱递给了正在打字的那个交警。打字的交警也看了一下“暂扣单”,随即将“暂扣单”相关内容输进电脑,并对二柱说按照有关规定,需按购买保险金额的一至二倍予以处罚。二柱赶紧将保险过期的原因和正去办理保险的途中被扣的情形又重申了一遍,可打字的交警也一脸冷漠的对他说了句:“这些不归我管,我只按规定处理”。二柱顿感一肚子胀气。正想质问这个交警,这时,从外边又进来一个来接受处理的人。来人讪笑着将“暂扣单”递给了打字的交警,打字交警扫了一眼“暂扣单”,二话没说便用笔在“暂扣单”上写了个“放”,并递给那人让他去隔壁办公室办理取车手续。等那个人刚一离开房间,二柱就气不打一处来的质问打字的那个交警,刚才那人为什么就没被处罚呢?打字交警也是连眼皮眨都没眨地说道:“那单子上有我们领导的批字。你要有能耐,只要能拿来我们领导的批字,我也一样照办。”二柱听罢此话,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不去找人,就得掏钱。问题是,要让单位来掏,自己第二天准得滚蛋!自己来掏,那岂不成了冤大头么!不管咋的,还是先找找关系再说吧。

可到底去找谁呢?一时三刻二柱心里还真没底。站在人行道树荫下的二柱,大脑不停过滤着能够解决此事的所有关系。他先想到了以前曾在一起共过事的一个朋友的哥哥,似乎就好像在交警大队的哪个中队里。二柱兴奋地赶紧拨打了那个朋友的电话。热心的朋友听罢此事,一边安慰二柱,一边答应马上联系他哥哥尽快帮忙。在二柱的耐心等待中,朋友的电话很快回复了,但结果却不怎么理想。据朋友说他哥哥在城南中队,而扣车的是城北中队,城南城北两队的队长平素不卯,谁把谁都不放在眼里,所以这事根本就无法沟通。如此一来,只好另想门路。很快二柱就又想起一个人来。这人和二柱也算是朋友的朋友,而且他就在交警大队的“宣教科”工作。虽说职位并不怎么起眼,但若由他出面去疏通一下,相比总能有点办法。电话打通后,二柱简要的给朋友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朋友好像正在超市购物,一时半会也听得不太清楚,但却很爽快地应允说,问题不大,只是要到下午上班之后才能想办法疏通。二柱说那就等上班后我去找你。

下午上班后,二柱准时赶到了朋友的办公室里。朋友详细的询问了一遍事情的经过,当听说是让城北中队扣的车,脸上不由泛起一片窘意。他皱着眉头忖思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说:“这事还真有点不好办呐。说句实在的,不管其它那个队给打个招呼估计都没啥问题,唯独这个城北队的话实在难说。主要是他们这个队长,一般除了领导外谁的簧他都不肯认呐!……尽管和下面的同事关系处理的不怎么样,但却很受领导的赏识,所以其他人也没辙啊。”看来要想让他给个方便,除非哪个领导发话才行。可说的这个领导主要指哪一层的呀?二柱疑惑不解地询问朋友。朋友就说只要中层不管哪个科室的头都行。二柱听罢不由想起一个人来。于是便试着向朋友打听,以前在事故科任职的老许现在做什么?朋友听到二柱打听事故科的老徐,一脸惊讶的问道:“你和许科长熟悉!”二柱点了点头回答说,以前的确很熟,但有好几年都没联系过了。也不知他现在做什么。不过,要是能联系得上的话,他应该还会帮点忙的。“呵呵,那你这事可就有着落了!”朋友高兴地对二柱说道。他兴高采烈的告诉二柱,许科长现在刚刚晋升为交警大队的副大队长并仍兼任事故科的科长,若由他出面搭句话,应该没啥问题。二柱也顿觉一喜,连忙督促朋友给查了许科长的电话,立马躲在一个僻静处给他打了过去。

电话拨通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问二柱找谁,二柱赶紧就说找老徐呀。可那边的人听罢此话,却不紧不慢的冷冷回了句“你打错了!”立马挂断了电话。二柱纳闷自己是否拨错了号码,返身又向朋友核实了一下,可丝毫不差呀,那人家为何却说打错了呢?真是怪事!可朋友却一语道破天机地告诉二柱,对于陌生的号码,领导们一般都会拒接,如果,你用此号不停地拨打,最终还是会接的。于是二柱再次拨通了那个号码。果然,这次仍和刚才的问话一样,不过,电话那头的声音却反问二柱是谁,要找哪个老徐。二柱赶紧向对方报明了自己的身份,随后就戏谑地说道:“我要找事故科的徐科长呀……就是现在的许大队长呀……”“哦?原来是二柱呀!都好几年没有你的音信了。去哪了?在做什么?”二柱顾不上叙旧,只简要的回答了徐科长的几个问题,并告诉他,这几年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等闲了有机会再慢慢聊吧。只是眼下有点小事想要麻烦一下你呐。徐科长和二柱的关系前几年的确非同一般,因其他缘故,这几年无形中慢慢有些疏远了。听说是小事要麻烦自己,自然非常痛快的答应下来。当听说是为车子被扣的事情,当然没有半点磕噔,立马爽快的说道:“就这点小事啊,没问题!是这,我现在还在外地,一时半会还回不来,我先给城北队的头打个电话,随后你过去取车就是。”

二柱心存感激的道了谢,便在原地静候。大概不到二三分钟的时间,徐科长的电话便回了过来。他告诉二柱,事已办妥,现在就可以去车场“违章办”取车。到那你只要报一下自己的车号就行了。二柱再次道谢一番,随后就又来到车场的“违章办”。办公室里仍是上午办公的那两个交警。二柱拿着“暂扣单”直接走到用电脑办公的那个交警跟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师傅,你看我这事现在能处理吗?”那个交警看了一下单子,顺口问道:“来处理哪个车呀?”二柱随口报了一下车号,那个交警这下终于抬眼看了一眼二柱,顺手也在那个单子上画了个“放”字,递给了二柱说道:“你到隔壁那个办公室办理取车手续去吧。”

二柱取了车子,驶出了车场,转头朝西驶去。因为距此向西还得行驶三十多里才能到达“审车”的地方。从环城北路刚刚驶入环城西路不久,车流又被一个红灯阻挡了半天。当车流缓缓流过前面一个十字街口时,二柱突然发现,又有一个交警向他打了个靠边停车的手势。二柱又被提示需出示手续接受检查。二柱心想,这回看你们还能查出个花呀!二柱正在得意,不料,却见那个交警依旧再次朝他敬了个礼,然后对他说道:“同志,请你下来一下!”二柱下了车,又很纳闷的询问这个交警怎么回事,这个交警很平淡的对他说:“你的车子没有审验啊,已经脱审一个多月了。现在我们要依法对你的车辆实施暂扣!”二柱一听,忍不住地一下子火了。一肚子的怨气顿时发泄在这个交警身上……

之后,尽管二柱激动地给这个交警从头到尾又重复了一遍车子脱审的原因以及现在正要去审验的理由,但这个交警也仍是一脸冷漠的对他答道:“你说的这些不归我管。”

继发性癫痫病怎样才能治好呢
症状性癫痫用吃药吗
老年人癫痫病诊断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