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笨小孩图片 >> 正文

【流年】寻(同题征文·短篇小说)_15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笑笑对面坐着来找她谈戏的导演,这位导演刚拍出一部票房十几亿的片子,他说在他默默无闻的时候想合作的演员就是笑笑。

笑笑没怎么听进去导演讲的故事,她对电影说不上热爱,以前有过,现在她想隐退。在表演生涯最辉煌的时刻隐退,是她人生计划的一部分。

电影就像一个游戏,笑笑玩烦了。导演刚开始玩,笑笑明白此时导演的心气儿,可她的心情导演是不会懂的。

“我对你的故事兴趣不大,当然我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故事,你完全可以找新演员来演。”笑笑摸着咖啡杯,看着外面的雾中的城市说。

“您是腕儿,现在观众喜欢看大明星,有您这样的腕儿,票房就是保证。您放心,您的片酬一定会让您满意的,咱都按市场的行情来。”导演说。他觉得笑笑没有理由拒绝,演员怎么能拒绝演戏呢?

“对不起,我真的对这部作品不感兴趣,你真的可以找新演员,艺术学院的学生条件都很好,而且愿意演戏,一张白纸,容易塑造。”笑笑说。她想离开,只是觉得这样走了不礼貌,觉得拒绝别人要给他一个充分的理由。

导演说:“我铁了心找你,是有个人情结的,当我没有成名前,我就想等我成名了,一定和你合作,现在我有名气了。”导演像一只奔跑的鸵鸟,笑笑知道他停不下来。

笑笑说:“我去下洗手间,影视学院的学生才是你最好的选择。”笑笑离开了位子,朝洗手间走去。

导演看着笑笑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他拿起笑笑的咖啡杯,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他希望闻到笑笑的味道,和听说的相吻合。

“笑笑身上有一种小包纸巾的香味。”导演认真听着,调动自己的味觉,他的朋友在讲述著名演员笑笑的传说。

“告诉我实话,你和笑笑睡了没有?”导演急切地问。

“你说呢,我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了,你说睡了没有?”朋友得意地说。

“她怎么样?”导演追问。

“非常好,你能想到的所有的好都不及她的好。你遇到的所有风情的女人都不及她的一个微笑。睡了她,你才没有白当导演。”朋友炫耀地说。

导演黯然下来,朋友拍拍他的肩头,说:“你别着急,等你成了名,她自然会投怀送抱。你和她合作一部电影,拍几个月你就睡她几个月。”朋友安慰导演,过往就像对美餐的回忆,吃过了就好,不会再有强烈的愿望吃第二次。导演暗下决心,一定要拥有笑笑,这是他成名的标志。

导演在笑笑的咖啡杯上闻到了一种淡雅的香味。他想到了笑笑说的让他找影视学院表演系学生的话。他认识的女学生很多,几乎可以垂手而得,可越容易得到的东西,他越是觉得不好。和笑笑谈完回去的晚上,他一个电话就可以约来好几个女生。老地方的宾馆,和几个女生一起玩,他像是在当皇帝。这个他玩烦了,玩烦后,笑笑就像挂在天边的月亮,他就想摘一摘。

笑笑洗完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化妆品塑出来的一张脸,进这个圈子十多年了,脸庞依然精美。演戏并不是她的最爱,她却成了最受欢迎的电影明星,人生的戏剧性总是让人感慨。

笑笑从导演的眼神里看出隐蔽的欲念,她经历的多了,自然很容易辨别出来。导演想睡她,拍戏不过是精美的伪装,上床才是最终的真实。导演的伎俩像极了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光怪陆离,也是水泥和玻璃的堆砌。女孩用再美的华服装扮,晚上也和动物无异。

笑笑想出了对策,她给助理打了电话,助理马上安排。笑笑回到了咖啡桌前。

“导演,没什么事情我先走了。”笑笑站起来离开。

“别别别,坐下来,咱们还没聊完呢。”导演眼里开始不悦,笑笑坐下来,要看导演怎么撕掉伪装,开始真实的表演。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今天吗?还不是我们导演捧的。不接十亿导演的戏,你今后还想在影视圈混吗?不想演戏对吧,我一个朋友圈信息,就可以在电影圈封杀你。”导演威胁说。

“导演能封杀了我,可没有一个人会和票房过不去。你这个故事很精彩,可我不想演,你完全可以找别人。”笑笑这样说也是白说。

“别给脸不要脸,我硬盘里也有你的不雅视频,你如果不答应,我明天就让全世界看到你赤裸裸的样子。”导演拿出了杀手锏,也是最后的稻草。

“都说有我的不雅视频,可我从来没在任何一个人那里看到过。你要真有,就拿出来给我看看。”笑笑一直对自己的视频流传持怀疑态度,自己只和大学时代的男友拍过,可碰到的导演差不多最后都要扯到视频上。

“我从来没拍过不雅视频,你爱发就发。”笑笑说,她再次站起来要走。

导演也站起来,挡住了笑笑的路。“你觉得你能走得了?给脸不要脸!”导演把手机放在笑笑眼前,屏幕上的赤裸女子似曾相识。

“你敢说这人不是你?”导演坐下来,笑笑也坐下了。

“你想怎么样?”笑笑问。

“今晚陪我,明天了你不演戏也无所谓。”导演说。

笑笑和导演到了酒店的房间。导演的腿有些抖,以此来迎接这个对他不平常的一晚。笑笑站在房间中央不动,导演慢慢靠近她。笑笑瞪了导演一眼,导演站住不动了。

笑笑的助理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孩进到房间,导演忙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笑笑说:“这位是影视学院的学生,一直想上戏,我今天把她喊来了见你。你不是有新的电影吗?这个学生底子好,悟性高,希望你能给她个参演的机会。”

导演很生气,坐在床上,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儿点燃。“你知道今天晚上我们在这个房间里可不是为了让谁上戏,你这算什么?影视圈的皮条客?”导演对笑笑有些失望。

笑笑说:“你觉得我成名到这种程度了,还需要上床和导演熟络吗?很多女孩没有演戏的机会,你们各取所需,我只是个牵线搭桥的人。女孩们都很感激我,当然更感激你们导演。”

浓妆女孩殷切地看着导演,说:“导演,我太喜欢演电影了,您如果给我个机会,让我干什么都行,我已经准备好为艺术而献身了。”导演的眼神在女孩身上游走,导演说:“条件倒是不错,我问你个问题吧:女演员最先尝试的戏是什么?你知道吗?”“哭戏!”女孩说,“三十秒内必须哭得稀里哗啦,这是一个演员必备的修养。”

导演看了一眼笑笑,笑笑面无表情。导演说:“错,是床戏。”女生低下了头,说:“导演好深刻。”导演显然对女生的拍马屁看不进眼里,他说:“你该干嘛干嘛去,我还有正事呢。”女生哀求起来,抓住导演的胳膊,说:“求您了,求您给我个机会。”

导演对笑笑说:“你快点把她打发走,这算什么什么,我就是找小姐,也不会糟蹋这些未来的明星。你不要破坏了你在我心中的形象,你是我的女神。”

笑笑说:“女神就是要上你的床吗?我不是什么女神,你见过嫖客有上老鸨的?”导演说:“你不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笑笑说:“你不用认真想就应该知道,我和这个小姑娘相比,哪个更吸引你。”导演还不松口,说:“我喜欢的是你这种类型。”笑笑说:“倘若二十年前你说喜欢我,我还能够理解,我现在四十多了,你喜欢我什么?要怪就怪你没在我二十多的时候成名。还有,我有病,我还想劝你一句:以后和碰见的人上床别忘了采取安全措施。”导演很诧异,说:“你什么病?是HIV吗?”笑笑没说话,和助理走出房间。

导演坐在房间里想事情,女生坐在一边玩手机。导演对女生说:“笑笑说的是不是真的?”女生:“她没必要拿这个开玩笑吧,不过生病有啥可怕的,我死都不怕,只要让我演一次电影。”导演说:“你看笑笑,这就是专业,知道自己有病,绝不把病传染给别人。”导演看了看女生说:“你没病吧?”女生说:“人家都没有性经历哪来的病?”导演说:“你不要骗我,我对人性的认识很深刻的。”女生说:“我只交过一个男朋友,是我大学同学。”导演又问:“你男友又有多少女朋友?”女生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导演说:“如果你男友曾经有很多女朋友,女朋友们又分别有很多男朋友,你想想你间接存在多少风险?我和你,我就存在间接风险了。”女生顺了顺头发,说:“您说的太吓人了,哪有这么严重啊!”导演说:“点背碰上一次就完了,你有安全套吗?”女生说:“有,我带着呢。”导演很满意地点点头,把手放在女生的腰上。

笑笑走出了酒店大楼,天空被眼前的高楼阻挡,雾霾肆虐。笑笑喃喃自语,说:“是该离开了,我已经厌倦了这里。”助理说:“姐,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还有圈里传你的艳照是真的吗?”笑笑说:“都是没有影子的事儿,你跟我这么久了,还不了解我?”助理说:“你真可以舍得这座城市?”笑笑说:“我该拥有的都拥有了,还有什么舍不得。我会支付你未来三年的工资,以后我就不带你了。”助理说:“那我祝福姐姐永远开心。”

柳青不舒服,躺在床上,从腋下拿出温度表,度数已经在38.5℃以上。柳青被这个度数吓到了,这时QQ聊天一阵闪烁,有网友给她发来信息。

“今晚能见一面吗?”,暧昧扑面而来。“我生病了。”柳青回过去。“怎么了?”“发烧。”“要紧吗?”“刚测了一下,三十八度五了。”“那赶紧去医院吧,你老公在家吗?”“他给学车的人当陪练去了。”“那我陪你去,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开车过去。”

对于这突然袭来的发烧,柳青有些措手不及,难不成是昨天在卧室拍照冻着了?外面夜的漆黑让玻璃成为一面镜子,她拿着相机,侧身,落地窗上一具女性曼妙的裸体,腰凹进去,屁股凸出来。拍完照,她把照片上传微博,发文字说明:夜里洗完澡,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又瘦了。马上有人评论:屁股好翘,臀型很好看。还有:太美了,人间极品。她看到评论,心情舒畅,没有谁能抵挡住赞美,哪怕这赞美是如此赤裸。

这是柳青生活的一小部分:拍裸露的照片,配挑逗的文字发微博。这是给粉丝们的福利。她很早前就创办了一个夫妻交友网站,这几年才改名为鲜花村。她把更多的文字发在凤凰博客里,那里面很多篇文章都是详细的婚外性的记录。从她2006年参加一个访谈节目,公布自己的换偶经历,到现在已经八年了。她为此失去了工作,难以忍受一个县城所有人的咒骂逃离故土,后又辗转北京深圳,最后在新西兰定居。在中国她已经无法容身,逃离到他国,是为了获得心灵的自由。到了新西兰,隔膜让她如离开水的鱼,在国内隔三差五与不同男人上床的经历没有了。那些再有钱的男人也不会坐飞机来,进行一次约炮。她很喜欢现在的状态,一种变向的禁欲。但她知道,她无法彻底禁欲,待到环境熟悉,认识新的朋友,她这朵年近四十的花朵还是会得到浇灌的。

刚才给她发信息的这个男人三天前约了她,参加一个派对,除了华人,还有新西兰的白人。三女五男,氛围很好,这一次,柳青做回了自己,她是派对的焦点。她本想喊老公一起去的,老公因为陪人学车没空。她本以为是两个人的缠绵,到了地方才发现不是。她并没有退缩,从她第一次尝试换偶时,她就这样认为:这具有巨大的意义,迈出第一步。这次,她迈出了,华人外国人在一起大混战。

朋友把她送回来已经深夜,下车前,一只温柔的手放在她的腿上,情欲的闸门还有没有关上,任其身体的反应放任自流。朋友伸进手去,湿了手指。她下车,莞尔一笑,朋友远去的汽车马达很好听。

她睡了整整一个白天,黑夜来了她继续睡。第二天,她醒来,发现自己发烧了。发烧的原因她只想到了昨晚睡醒一觉,洗完澡出来拍了照片。

她心里总有几分担忧的,这担忧来自一个名词——HIV。她不敢多想,如果是真的,那就是宿命了。

朋友陪她输液,她老公来了。她在老公眼神里看到同样的担忧。朋友倒是很平静,她怀疑这个平静是不是装出来的,为了隐藏的天大的秘密。

输完液,老公去问询医生,明天是否还需要继续输液。朋友陪她走在后面,见老公进了诊室,她问朋友:“不会是HIV吧。”

朋友愣住了,他说:“你别吓我,据我所知,参加派对的都有HIV阴性的证明。”柳青问:“什么时候的证明?”朋友说:“半年前的,总之,他们每个人都信得过。”柳青说:“你的意思是我有问题?来新西兰前,我是做过体检的,是阴性。你们半年前的体检在今天有用吗?半年的时间,你们每个人要经历多少个伙伴?”朋友说:“不可能,你不要吓我。”柳青说:“我要去做个HIV检测。”

头疼袭击了柳青,输液在她看来毫无用处,恐惧使她呕吐起来,她跑到垃圾桶前,一口白色的胃里的东西吐到了垃圾桶里。老公跑过来,扶住柳青,“你怎么了?哪不舒服?”柳青说:“我恶心。”老公说:“输的液有刺激肠胃的作用。”柳青说:“我想去做个HIV的检测。”老公什么都明白,平静地说:“好。”

柳青和老公往外走,朋友站在后面说:“我还有点事儿,先走了。”朋友几乎是落荒而逃,开车直接去了一家医院做HIV的检测。

柳青和老公坐在车上,下午的太阳很毒,眼前的世界像是在烟火里抖动。两个人长时间没说话,他们仿佛在看一场生命终结的电影。

枕叶癫痫可不可以治好呢
南京哪里看癫痫好
癫痫病早期症状与诊断

友情链接:

雨顺风调网 | 针织开衫女春秋 | 怎样用备份系统 | 希望最新单机版 | 查看申诉结果 | 梦见别人长牙 | 笨小孩图片